腐心蝕骨

偶爾放置逼欸樓小說

一千萬的愛情 + 番外 by 渝辰

傲嬌孔雀明星攻VS軟萌人妻金主受,攻受互寵互動萌,有炮灰渣前男友,非典型包養,甜萌短篇,睡前讀物。


文案:
一夜暴富之後包養前男友心心念念的白月光
非彩票中獎梗

邵桓:「包養我可以,一小時十萬,一天二百四十萬,一個月七千二百萬,
賣藝不賣身,賣臉不賣活,費用日結,吃穿你包。」
紀安:「……………………」


內容標籤:都市情緣 天作之合
搜索關鍵字:主角:紀安,邵桓┃配角:江皓平┃其它:萌
  

   

  

  【一】

  紀安失業了。

  前不久,他所在的公司由於老闆娘捲款和小情人一起跑路,老闆不得不頂著青翠欲滴的綠帽,將僅剩的身家賠了個一乾二淨後含淚申請破產,紀安連年終獎都沒撈著就猝不及防地淪為了無業遊民。

  而在他「賦閑」在家的第三天,他的愛情也和工作一起離他而去了。

  紀安的前男友江皓平對他一直都是不冷不熱,當初也是紀安先告的白,江皓平一開始拒絕得很果斷,說自己心裡有人,但過了一個星期又改口答應做紀安的男朋友,結果沒撐過半年就單方面宣佈散夥。

  這段初戀來得匆忙,走得也突然,紀安還沒從失業的打擊裡回過神來,就又被身邊最親近的人捅了一刀。

  他的至交好友——在娛樂圈混得風生水起的新晉小生沈廷川,聽說了這件事之後,隔著電話把江皓平的祖宗十八代全罵了一遍,如果不是人還在片場,估計都直接殺到對方樓下,將這個渣男打得爹媽都不認識。

  沈廷川:「我就知道姓江的這孫子不是什麼好東西!當初明顯就是把你當備胎,現在膩了怕你失業要他養,就乾脆和你一拍兩散,嘿,他也是有臉幹這種事!」

  紀安說:「不怪他,是我執迷不悟。明明知道他心裡有人還不死心地貼上去,唉,算是得了一個教訓了。」

  沈廷川聽完更怒:「他還在惦記著他那個白月光?媽的,吃著碗裡的看著鍋裡的,沒有比他更渣得讓人噁心的了!」

  紀安歎了口氣:「我現在倒不想這些了,我只想趕緊找個工作。再遊手好閒下去,我連第二年的房租都交不起了。」

  「你說的對,這世道還是錢最靠得住,」沈廷川道,「你要是有錢了,要什麼樣的人找不到?別說江皓平,就他那個心心念念那麼多年的邵桓你也能一併拿下,到時候氣不死他!」

  紀安被他這三言兩語逗笑了,覺得一直以來憋在心裡的氣順了不少,也跟著不正經了兩句:「好啊,如果真有那天,我就帶著他的白月光到他面前溜達一圈,顯擺顯擺。」

  沈廷川道:「別光顯擺,到時候直接砸錢包養。我聽說圈裡有不少人都想包養邵桓,你要是拿得頭籌,江皓平估計得眼紅一輩子。」

  紀安只當他是在說笑,順著這個話題又跟他調侃了半天,等掛了電話,就將剛才的種種全都拋之腦後,認真流覽起各個公司的招聘廣告。

  臨睡前他又想起這段對話,不禁沿著沈廷川的思路幻想了下自己有錢後的生活,最後也覺得沈廷川說的那些假想都十分誘人。

  他想:要是我有一天坐擁巨額財富,一定要嘗試一下包養邵桓,氣不死江皓平不要緊,多噁心他幾個月還是挺大快人心的。

  做完這個不切實際的白日夢後,他就美滋滋地縮在被子裡睡著了。

  但他沒有想到的是,等他醒來的第二天,整個人生都迎來了翻天覆地的變化。

  所有曾經以為的不可能,統統都變成了現實。

  在他早起為擺脫失業而奔波的時候,突然被告知他失散多年的父親給他留下了一筆可觀的遺產,讓他去律師事務所,在指定人員的見證下做完DNA鑒定後,按程式繼承財產。

  紀安在單親家庭長大,從小就和母親相依為命,他的母親從生了他以後身體就不大好,等紀安大學一畢業就撒手西去了。而他從沒聽說過關於父親的任何一件事,久而久之也就忘了自己有父親這回事,卻不曾想有一天這個活在鄰居碎嘴閒談裡的人竟然蹦了出來,還給他留下了一筆財富。

  雖然從未謀面,但紀安還是懷著二十多年來對父親的好奇和憧憬,依言去了律師事務所。

  等鑒定合格、看見遺囑的那一刻,紀安直接愣在了原地。

  關於父親的身份,他做過很多種猜想,但他萬萬沒有想到,自己的親生父親竟然是當地有名的富豪、娛樂圈最大唱片公司CM的董事長、JS集團的第三大股東江晏!

  而他留給自己的遺產不但包括他所持有的21%的JS股份和CM全部股權,還有名下五套房產外加千萬現金。

  紀安被這塊從天而降的大餡餅給砸懵了,他握著筆的手微微發抖,他再三跟江晏的私人律師確認:「他真的要把這些都給我?」

  律師肯定道:「是的。江先生一直很愛您和您的母親,但您母親在過去的二十七年間都不願意見他,處處躲著他,他也是前段時間才找到你。江先生膝下只有您一個孩子,除了分給您的一位堂妹一些小股份外,其餘的遺產都指定要交到您手中。」

  紀安沉默了會兒,開口道:「那他……有什麼遺言嗎?」

  律師頓了頓:「江先生說,他不是一個好父親,但是他很愛您,他說他希望您以後的生活都能平安順遂、無憂無慮。」

  末了律師又說:「江先生是在國外接到你的消息的,他原本打算回來就把你接回江家,但回程飛機失事,他只來得及留下這份遺囑和那句遺言,就不幸去世了。」

  話音落下,滿室寂靜,只有筆尖劃在紙上的聲音沙沙作響。

  終於找到了自己失散多年的父親,卻只能看見一紙遺囑和一捧骨灰,紀安不知道自己是該高興還是應該悲痛。

  他渾渾噩噩地從律師事務所走出來,懷抱著他那個從未謀面的父親第一次也是最後一次送給他的禮物,茫然地站在廣場中央,腦海裡一會兒是母親提到父親時臉上浮現出的黯然,一會兒是律師轉告的那兩句遺言,他的大腦運作出現了短暫的失靈,雙腳隨著潛意識漫無目的地移動,直到陰沉的天空落下一滴水珠,才讓他從回憶中驚醒。

  他抬頭一看,發現自己竟然不知不覺間走到了CM唱片公司門口。

  這是他父親留給他的公司,也是他父親引以為傲的產業。

  紀安突然生出了要進去好好看看的想法,但當他準備往前邁出一步的時候,突然看見江皓平追著一個人從裡面跑了出來,他的臉上掛著紀安不曾見過的笑容,即使前面那人沒有理會他,他也絲毫不在意,還主動給人拉開車門,一舉一動都是在獻殷勤。

  一瞬間,紀安好像從他身上看見了自己當初追求他的模樣,也是一樣的卑微,一樣的小心翼翼,一樣的令人發笑。

  在車門關上的那一刻,紀安認出了車裡那位被江皓平當作珍寶對待的人——被無數媒體誇讚、集美貌與才華於一身的新生代小天王,前段時間榮獲金曲獎最佳歌手的一線明星,邵桓。

  看見邵桓真人的一刹那,他的腦海裡突然閃過一個念頭:

  我現在……是不是可以包養前男友的白月光了?

  【二】

  紀安的一夜暴富震驚了朋友圈。

  不過其中有不少人認為紀安這是失業受到的打擊太大,得了妄想症,只有沈廷川完完整整地瞭解到事情的真相,啞然了半晌,嗷地一聲嚎道:「CM總裁?!JS集團第三大股東?!!!臥槽!安哥求抱大腿!求潛規則我!」

  紀安對此是無奈多過驚喜:「我沒幹過這個,指不定這位置還沒坐幾天就被強行勸退了。」

  他原本只打算在經理層先歷練兩年,但CM是由江晏一手建立起來的,持股超過半數,紀安作為他的唯一繼承人,憑手中的股份做總裁都是綽綽有餘。

  但紀安在此之前幾乎沒有接觸過娛樂圈,對唱片公司的運作還處於一知半解的狀態,對於「天降大任於自己」一事有些莫名的惶恐。

  沈廷川覺得他是太緊張了,寬慰道:「你以前那個公司也算是中型企業,你在裡面都能混個部門經理做,到CM做總裁哪有那麼難,橫豎你手下還有大把的專業人士,細枝末節的事輪不到你操心,你把握住整體運作就行了。」

  紀安一聽也覺得是這個道理,心情放鬆了不少,又把自己在CM遇見江皓平的事說了一遍。

  沈廷川道:「這是個好機會啊!」

  紀安:「什麼好機會?」

  「是個報復那孫子的好機會啊!」沈廷川語氣裡透著一股說不出的興奮,「邵桓現在的主要發展方向是唱歌,既然想靠唱歌吃飯,那肯定繞不開CM,你可以趁機提出包養,他多半不會拒絕的。」

  紀安之前有過這種想法,但現在提起來又有些猶豫:「拿公司資源捧他不太好吧?」

  沈廷川道:「這有什麼?他今年剛拿了最佳歌手,說不準也打算要和CM簽唱片約,你順水推舟做個人情不是更好?而且他的實力圈子裡都是有目共睹、一致好評,捧他虧不了。」

  見紀安還在猶豫不決,沈廷川只當他還在惦記著江皓平,不願意和對方撕破臉,心裡氣得不行,最後下了一劑猛藥:「就算跟姓江的沒關係,你難道就不想嘗試一下新的感情嗎?包養的主動權在你,你要是覺得沒意思分分鐘能踹人,還不會有被糾纏的顧慮。不是我說,你現在都是身家上億的王老五了,前半生過得苦逼,後半生怎麼也得瀟灑一回啊!」

  這洋洋灑灑的一番話說下來,紀安終於心動了。

  他過去一年裡對江皓平付出頗多,但對方總是神情冷淡,既嫌棄他沒有背景是個光杆司令,又對他每天忙前忙後的工作有諸多微詞,甚至連親他一下都不願意,要說紀安心裡沒有怨氣,那是不可能的。

  他之前沒權沒勢,別說報復渣男,連生計都是個大問題,如今坐電梯一下走上了人生巔峰,有錢有地位,總不能還繼續忍氣吞聲,畏首畏尾吧。

  想通了這一點,紀安就找到公司派給他的私人秘書,問:「捧一個人需要做些什麼?」

  秘書:「……請問您想捧誰?」

  紀安:「邵桓。我看他很有潛力,是棵不錯的苗子。」

  秘書:「……」她沒聽錯吧?邵桓?

  要知道邵桓出道不到兩年就拿下了一座金曲獎盃,無論是從外形還是實力都是歌壇的佼佼者,有不少公司都爭著要簽下他的唱片約和經濟約,CM雖然還在觀望,但也隱隱有這個打算。

  但這件事在圈裡還是個秘密,她跟著江董事長的時候也只在無意間聽到過幾句,如今這位新上任的總裁還沒來兩天,就敢直接跳過試探這一步,開始考慮捧邵桓的具體步驟了。

  依秘書的經驗來看,這樣的人不是胸有成竹就是傻白甜。

  在還沒有摸清新總裁的能力前,秘書的一言一行都十分慎重:「如果您想捧邵桓,可以從唱片專輯著手,CM旗下還有幾個音樂相關的綜藝也是重點資源。」

  紀安點了點頭,當天就讓製作部負責人上樓詳談了一下午,又在CM主打的幾大熱門綜藝仔細挑選出兩個,準備好誠意之後,讓秘書去聯繫邵桓,約在第二天下午見面。

  或許是CM在樂壇有著舉足輕重的地位,使得每一個想在娛樂圈大紅大紫的歌手、音樂人都不敢輕易怠慢,紀安到約好的包間的時候,邵桓已經等在裡面了。

  不得不說邵桓天生就是該吃這碗飯的,他長相俊美卻沒有半點女氣,輪廓分明薄唇挺鼻,眼窩有些深,眼角微微上挑,揚起眉梢看人的時候,蘊藏的那股傲人氣勢無聲地順著眼裡的流光傾瀉而出,仿佛出鞘的利劍,自帶氣場,讓人不敢輕視。

  但紀安向來對這些都不太敏感,像是一個天然的氣場遮罩器,說好聽點叫遲鈍,說得難聽一點叫呆。

  他淡定地在邵桓對面坐下,坦然地任由對方毫不遮掩的目光像探照燈一樣在他身上打量。

  紀安本身長得有些清秀,加上天生愛笑,看上去比真實年齡還要小上幾歲。這次出門前為了塑造出一個霸道有范的總裁形象,在沈廷川的遠端指導下,特意抹了髮膠梳了一個背頭,又拿出頭一天買的黑色西裝穿上,不笑的時候還有幾分嚴肅。

  但落在邵桓的眼中,卻變成了一隻故作兇狠的兔子,連軟軟的耳朵都忘記藏起來了。

  邵桓等看夠了才收回目光,率先開口道:「紀先生是吧?我能問問您約我面談是為了什麼嗎?」

  由於紀安的私人要求,商談內容並沒有提前透露給邵桓,連經紀人都被排除在這場約會之外,現在包廂裡只有他們兩人。

  紀安默默醞釀了下臺詞,鼓起勇氣道:「邵先生,我這次約你出來,是想跟你商量一件事。」

  邵桓:「什麼事?」

  紀安抿了抿唇,道:「請問我可以包養你嗎?」

  從邵桓出道起,就有形形色色的老總富豪貴公子明裡暗裡地透露出對他有意思、想要追求他的想法,但礙於他的家世背景,沒人敢因此給他下絆子甚至是強迫他,更沒有人敢明目張膽地對他說出「包養」這兩個字。

  然而他沒想到,現在不但有人說了,還是一個連包養對方都要用敬語徵求同意的小可愛。

  邵桓挑了挑眉,開始滿嘴跑火車:「包養?行啊,一小時十萬,一天二百四十萬,一個月七千二百萬,賣藝不賣身,賣臉不賣活,費用日結,吃穿你包。」

  紀安沒想到對方居然獅子大開口,上下嘴皮一碰就是七千萬,皺眉道:「不能打個折嗎?我查過你們這一行的市場平均價,按照你現在的咖位,一張專輯兩部熱門綜藝外加每月一百萬生活費才是正常標準。……雖然物以稀為貴,但你也不能坐地起價啊。」

  邵桓:「……」

  神他媽市場平均價,神他媽坐地起價,這是在菜市場批發大白菜嗎!

  見對方不說話,紀安以為是被自己說中了,連忙從公事包裡掏出了一疊資料放在桌上,再接再厲道:「我特意為你挑了兩部大火的音樂類綜藝,外加一張為你量身定做的專輯,這是我的誠意。」

  邵桓看著面前這疊資料,神色複雜道:「…………能問問你為什麼要包養我嗎?」

  說到這個問題,紀安有些心虛:「我……其實我對你一眼鍾情。」

  邵桓屈指敲了敲桌面:「說實話。」

  紀安內心掙扎了幾秒,最終選了一個比較真實的答案:「你長得好,帶出去有面子。」

  邵桓:「……」

  很好,這次從大白菜變成了花瓶。

  紀安看他沉默,想了想又試探道:「如果你嫌每個月生活費太少,我們可以再商量商量。」

  說完,他一抬頭就見邵桓直直地盯著他,像是要透過這層皮囊看進他心裡,看得紀安頭皮發麻,但仍然是端著一副遊刃有餘的架子,完美地掩蓋了內心的忐忑。

  半晌,邵桓才開口說:「兩千萬。」

  紀安想也不想就否決了:「一百萬。」

  「一千八百萬。」

  「一百五十萬。」

  「一千五百萬。」

  「兩百萬。」

  「一千——」

  「等等!」紀安飛快地算了算自己目前的年薪和存款,在對方喊價之前一拍桌子:「首付一千萬,每個月三百萬生活費,包吃包住,費用月結!」

  邵桓挑眉,但還沒等他說話,紀安又道:「你不答應我就只能找別人了,娛樂圈別的沒有,帥哥美女一抓一大把。你要是答應了,我還可以幫你解決唱片約,想進CM嗎?我一句話的事。」

  邵桓:「……」

  看著面前氣勢洶洶、大有一種「你錯過了我就是錯過了光明前途」的人,邵桓突然笑了笑,勾起唇角說了兩個字:

  「成交。」

  【三】

  然而包養關係正式開始的第一天,兩個人都後悔了。

  紀安後悔的是自己當時居然一時衝動,就白白丟了一千萬,還得在未來的一個月內包了這位大爺的吃穿住行,簡直是花錢請了一尊大佛在家裡供著。

  而邵桓則是後悔沒有趁機抬價,居然就這樣鬆口答應了下來,弄得他現在不得不屈居於面前這套不足一百平米的小公寓,而且一住就是一個月。

  原本包養條例裡是沒有同居這一項的,但紀安說了要包吃包住,邵桓自然是樂意之極,反正他之前都是一個人住,每次回去都還要煩惱吃飯問題,如今有人主動提出要吃住全包,不答應的簡直傻逼。

  但他現在覺得,當初叫囂著要同居的自己才是真•傻逼。

  邵桓看著客廳裡老舊的茶几和沙發,額間隱隱有青筋跳動。他深吸了口氣,堪堪克制住了自己的脾氣,問:「你連一個月五百萬的包養費都能出,為什麼不能換一個又大又好的房子?金屋藏嬌懂不懂?」

  紀安下意識道:「房子與你不可兼得,要不你把那一千萬還給我,我……我換套你滿意的房子?」

  邵桓:「……」

  邵桓又再深吸了一口氣,微笑道:「不還。」

  紀安:「……」

  縱使居住場所不盡如人意,但邵桓自認是個說一不二、言而有信的人,既然和人簽訂了包養協議,那麼哪怕住的是八九十年代的招待所,他也要咬牙履約。

  所幸的是,紀安的公寓小是小了點,傢俱什麼的舊了點,但環境很乾淨,所有東西都按部就班地擺放整齊,書房臥室整理得井井有條,看得出房子的主人是個勤快有條理的人。

  在邵桓打量四周的時候,紀安給他收拾出了一間客房,被褥床單統統都換成新的,連窗邊的桌椅都從頭到尾擦了一遍。

  邵桓看他做家務的動作十分熟練,奇道:「你不是CM的現任總裁嗎?怎麼這些事還在親力親為?」

  紀安這才想起自己的霸總人設,連忙將抹布往水桶裡一扔,乾咳了一聲:「體驗生活,體驗生活,哦對,我有潔癖,這些事別人做我不放心。」

  邵桓意味聲長地「哦」了一聲,也不知道相信了幾分。

  然而不屬於自己的人設終究逃不過崩塌的命運,在紀安熟練地出門買菜、熟練地做出了鮮美的四菜一湯、再熟練地收拾碗筷清洗乾淨後,幹練西裝之下的人妻屬性就已經暴露無遺了。

  紀安見瞞不下去,只好坦白道:「其實我在CM總裁這個位置上才呆了一個星期。」

  邵桓嗤笑道:「一個能隨隨便便掏出一千萬的七天總裁?你在逗我嗎?」

  「那是我爸留給我的零花錢,」紀安現在想到那一千萬還有點心疼,「誰知道你身價那麼貴,我聽說王總包養傅呈胥也只用了兩張專輯的價錢。」

  傅呈胥是和邵桓同時期出道的偶像派歌手,和邵桓走的是兩條風格不同的路線,前者性格活潑主打rap,後者則是高貴冷豔,歌曲風格更偏向於流行抒情。

  這兩人出道將近兩年,熱度不相上下,但不同的是,邵桓完全是靠自己的實力一步一步走到現在,而傅呈胥則是靠著背後的金主才有了源源不斷的資源和越炒越高的知名度。

  邵桓向來心高氣傲,看不上這些靠出賣自己上位的人,現在聽到紀安竟然拿傅呈胥跟自己比,當即黑了臉,冷笑道:「那你可以立馬拿走你的一千萬,轉去包養傅呈胥,反正服侍一個還是兩個對他來說都沒差。」

  他的語氣絕對算不上好,甚至還夾雜著隱隱的怒氣,紀安聽了也明白過來自己沒留神說錯了話,但又不知道該怎麼解釋,只好拿起桌上的蘋果給人削了一個。

  紀安一邊把蘋果切成小塊,一邊組織了下語言,說:「我不是那個意思……我那啥你主要還是因為欣賞你,你剛拿了最佳歌手,前途無量,我們公司也早有要跟你合作的意思。而且,你想啊,你那麼潔身自好,我包養你也不是為了那些齷齪的事,我倆之間的關係再純潔不過了。」

  說完,他用牙籤插了一塊蘋果遞到邵桓面前,清亮的雙眼直直地看著他,眼眸裡透著一絲自己都沒有發覺的示好。

  邵桓的視線從他的眼睛慢慢滑到手上,在紀安手酸得準備收回來的時候,才低下頭咬住了蘋果塊的一端,舌尖不經意間在牙籤尖上舔了一下,隨後將整塊蘋果從紀安的手裡叼走了。

  紀安只覺得邵桓舔的那一下是說不出的誘惑,像是舔在了自己的指尖上,勾起了心裡蠢蠢欲動的火苗,嗓子也有些乾澀。

  邵桓沒發現他的不對勁,他將甜脆的蘋果嚼進了肚子裡,才騰出空來問紀安:「那你包養我到底是為了什麼?」

  紀安:「啊?」

  邵桓見他迷迷瞪瞪的模樣,竟然覺得有點可愛,但還沒等他理清楚這種可愛意味著什麼,他的身體就比意識先一步動了起來,伸手捏住了紀安的下頜,低聲問:「為什麼會想到包養我?嗯?」

  紀安看著他越湊越近的臉,心跳也逐漸加快,在邵桓的唇離他只剩下一個指節的距離的時候,神使鬼差地來了句:「你……不是賣藝不賣身嗎?」

  邵桓:「……」

  旖旎的氣氛如潮水一般瞬間退了個乾淨。

  邵桓鬆開手,沒好氣道:「是啊,我很有原則的,抱一下十萬,親一下翻倍,費用按次數結。」

  話音落下,他就看見紀安松了口氣,慶倖道:「還好沒親上。」

  邵桓:「……」

  怎麼會有這種金主?他怎麼會看上這種人?!

  邵桓當天氣得整晚都沒睡著。

  但後來他發現自己還是氣得太早,自從說完那句「親親抱抱十萬起步」後,紀安就自覺地和他保持一米以上的距離,生怕哪天一不注意就無故損失數十萬人民幣。

  每當邵桓想要把他拽進房間裡好好談談的時候,紀安都如臨大敵,從頭髮絲到腳後跟都表達著同一個思想——「說話可以,千萬不要動手動腳」。

  邵桓人生第一次嘗到了啞巴吞黃連的滋味。

  不過除去這個令人惱火的身體碰觸禁令,紀安可以說是有史以來最體貼完美的金主了。不但給邵桓提供了絕佳的資源,還一日三餐一餐不落地給他準備了飯菜,就算工作太忙中午沒辦法回來,也會發短信叮囑邵桓好好吃飯。

  然而,逐漸沉溺在這種360°無死角的體貼照顧下的邵桓並不知道,這都是紀安一貫的性格使然。只要被紀安劃在自己領地範圍內的人,都會得到這種無微不至的照顧,江皓平當初也是因為這個才沒有在交往第三天后選擇分手,而是多賴了小半年。

  至今邵桓都不知道紀安包養自己的真正目的,自然也不知道在自己之前享受這種如沐春風的溫暖的另有其人,他開始覺得被紀安包養也不失為一件好事,有時候甚至還冒出了「這樣過一輩子」也不錯的念頭。

  但是紀安卻不是這樣想的。他現在是請神容易送神難,只要一想到每多包養邵桓一天,就有近二十萬的現金從他手裡嘩嘩流走,心痛得無法呼吸。

  他現在只盼著能找個機會牽著邵桓在江皓平面前秀一圈,看一看對方震驚灰敗的臉色,就心滿意足地和邵桓結束這蛋疼的包養遊戲。

  不知道是不是他的怨念打動了上天,在他和邵桓同居的第二十天,他收到了JS集團第三十五周年酒會邀請,屆時所有商界知名人士均會到場,江皓平也不例外。

  【四】

  酒會當天,紀安特意提前了八小時出發,拿著江晏留給他的一張黑卡,帶著邵桓到秘書推薦的高級商場掃貨,將邵桓全身上下重新包裝了一遍,連髮型都重做了一個,遠遠看去就是一個去掉了防護罩的發光體。

  如果沈廷川在場,一定會咋舌不已——紀安這種給自己換個寬敞點的房子都要猶豫半年的人,刷黑卡給邵桓換一身行頭的時候竟然連眼睛都不眨,哪怕刷掉的錢都夠他在郊區買一套三層別墅了。

  作為當地第二大家族企業JS集團的新任第三大控股股東,紀安的出場備受關注。

  在他接手CM之前,沒有一個人聽說過他的名字,就連繼承遺產的事也是在他辦完手續後的第二天才被江家的人知道。原本江家人認為CM在他這樣一個名不見經傳的外行人手裡必然撐不了多久,但沒想到不但沒垮,還越做越好——連當紅的邵桓的唱片約都一口氣簽下了三年。

  這時江家已經不敢再看輕這個流淌著江晏血脈的年輕人,此番借著周年酒會的名義,也是想正式歡迎這位繼承股權後就再也沒在集團露面的高層。

  然而紀安對JS集團沒有什麼興趣,一個CM都已經讓他忙不過來了,在JS他只打算做一個安安靜靜吃分紅的隱形股東,連這次周年酒會都只是打算在江皓平面前秀一秀後就走人。

  可惜天不遂人願,紀安帶著邵桓一入場,就吸引了全場人的目光。

  紀安:「……」什麼情況?

  他身邊的邵桓倒是坦然得很,絲毫沒有被這些或震驚或熾熱的視線所影響,反過來主動牽住紀安的手,領著他往會場中央走去,每一步都走得不疾不徐,神態自若得仿佛是閒庭漫步。

  紀安也被他這種從容不迫感染了,悄悄吸了一口氣,用只有他們兩個能聽見的聲音說:「這是你主動牽我的,不能計費。」

  邵桓:「……你不覺得你這個金主當得太斤斤計較了嗎?」

  紀安無奈地歎了口氣,話語裡滿是滄桑:「等有一天你當金主的時候,你就明白什麼叫做入不敷出了。」

  邵桓:「……」

  紀安想了想又道:「還有一句話叫做且花且珍惜。」

  邵桓忍無可忍:「閉嘴,不然我就親你了,一口氣親十下!」

  紀安:「……」

  世風日下啊,連碰瓷都敢說得那麼理直氣壯!

  就在兩人你一句我一句拌嘴的時候,早就注意到他們的江皓平端著一杯香檳走了過來。

  他的目光在兩個人之間來回掃了一遍,最後落在了邵桓身上。他笑了笑,道:「邵桓,你怎麼來了?你不是最不愛這些應酬的麼?」

  江家和邵家是世交,連帶江皓平和邵桓都是從小就互相認識,但江家比不得邵家世代顯赫,更沒有邵家在軍政兩界的人脈,故而作為江家嫡系小少爺的江皓平,一直都是追在邵桓身後的小跟班,時間一久,崇敬變成了愛慕,默默追隨就變成了渴望佔有。

  紀安知道江皓平可以為邵桓做任何事,哪怕邵桓連一個正眼都不給他,他也能自發地從邵桓的短短的一兩句話裡找到慰藉。

  最初紀安認為邵桓是眼睛長到了頭頂,自私自利地享受別人的付出而不願意回報,但在這半個多月的相處中,他才發現邵桓並不是這樣的人。

  邵桓固然有一身少爺毛病,但卻很能吃苦。有幾次紀安和他一起去CM,紀安在辦公室裡呆了多久,邵桓就在錄音棚裡練了多久,每一次的錄製都要達到堪稱完美的程度才肯休息。包括在生活中,比起包養與被包養的關係,兩人更像是同居室友,除了預付的一千萬,邵桓沒有向紀安要過一分錢,有時候還會買蔬菜水果回家。

  很難想像這樣的邵桓會無視甚至踐踏別人的心意,唯一的解釋只能是他對江皓平沒有那方面的感情,而且十分反感對方的糾纏不休。

  果然,江皓平一出現,邵桓臉上的神情就變得不怎麼好看,連回答也透著一股不耐煩:「陪人來逛逛,等會兒就走。」

  江皓平這才把視線轉到了紀安身上,皮笑肉不笑地說:「這不是紀安嗎?你跟邵桓認識怎麼都不告訴我一聲?」

  這句話說得太過於親密,邵桓的眉頭不由得皺了起來。

  再次聽見江皓平這種曖昧的語氣,紀安沒有想像中的羞惱和憎惡,反而異常平靜,他微微一笑道:「江先生,我們現在連朋友都不是了,我認識什麼人還需要通知你一聲嗎?」

  江皓平沒想到以往脾氣軟得跟包子似的紀安會說出這種話,當下有些著惱:「你——」

  然而他話還沒說完,就被一道渾厚的男聲給打斷了:「這就是小安吧,你爸爸把你藏得夠嚴實的,我們這些叔伯到現在才能見你一面,不容易啊。」

  說話的是一個年近五十的男人,他的模樣與江皓平有五六分相似,只是眼神要比他兒子銳利許多,周身的氣勢也更加逼人。

  江父來了,江皓平也不敢造次,只乖乖喊了句:「爸爸。」

  江父拍了拍他的肩,指著紀安跟他介紹道:「皓平還不認識吧,這是你晏伯伯的兒子,也是你堂哥。」

  紀安:「……」

  江皓平:「……」

  紀安這才想起來,江晏姓江,JS集團是江家的家族企業,而JS集團的執行總裁江河都是江晏的堂弟,而面前這個中年男人正是江河,同時也是江皓平的父親。

  這都是什麼狗血發展!

  紀安在震驚過後忽然很慶倖自己當初和江皓平只發展到摸摸小手的階段,更慶倖江皓平當時心心念念地堅持為他的白月光守身如玉,不然現在變成這種關係的話,回想起來還挺噁心的。

  江皓平顯然更難以接受這個事實,試想一下,自己狠心拋棄的前男友有朝一日變成了自己的堂哥,還坐擁了自己家裡將近三分之一的財產,換做是誰都接受無能。

  江河也察覺到了氣氛的突然凝重,他自忖應該沒有說錯話,卻不知道為什麼造成了如今這種莫名尷尬的局面。無奈之下,他只好把話題硬生生繞到了一旁的邵桓身上:「小邵很久沒見了啊,以前給你發帖子都不見你來,今天怎麼突然有興致了?」

  邵桓笑了笑,一把摟住紀安的肩,說:「我陪小安來。」

  紀安被他摟得身子一僵,顯然是想到了「抱一下十萬」的殘酷條例。

  江河倒沒有發覺有什麼不妥,倒是對兩人的關係有一點好奇,試探道:「你們倆這是……」

  紀安生怕邵桓說出「包養」二字——至於為什麼害怕他也不清楚,只是潛意識裡就不想讓別人用這兩個字來衡量他們的關係。

  於是在邵桓還沒開口的時候,他急忙搶在前面說:「我們在一起了,嗯,這位就是我的男朋友。」

  江皓平:「……」

  江河:「……」

  江皓平下意識把目光投向邵桓,想聽他出口否認,但結果註定要令他失望,邵桓非但沒有否認,還笑著將紀安摟得更緊了,看著就是一對熱戀之中的情侶。

  江河沒想到自家剛認回來的侄子竟然那麼直接地就出櫃了,而且物件還是邵家最小最受寵的公子,一時之間太過震驚,連話都說不出來。

  如願以償地看見江皓平慘白的臉色和失魂落魄的模樣,紀安也沒有再繼續呆下去的欲望,他剛剛說話的時候聲音沒有特意壓低,以致於不少密切關注這邊情況的人多多少少都聽到了一些,他雖然不在乎這些人的看法,但始終還是顧及到邵桓的名聲,跟江河打了聲招呼就準備離席。

  邵桓對此毫無異議,他從來不愛這些嘈雜的宴會,能早點走自然是求之不得。

  眼看心上人就要和前男友雙宿雙飛,江皓平忍不住喊道:「邵桓!」

  話音剛落,邵桓就停下了腳步,江皓平心裡一喜,還沒開口就聽見邵桓說:「以後要叫我堂哥夫才對,堂弟。」

  江皓平:「……」

  紀安:「……」

  紀安覺得,今晚他都有點同情江皓平了。

  【五】

  然而江皓平根本不領紀安的情,他和紀安才分手不到兩個月,就憑紀安以前對他的好,憑他對邵桓這麼多年的瞭解,他也不相信在短短一個多月內這兩人就走到了一起。

  他直覺這背後一定有什麼不可告人的秘密。

  為了查清楚其中的貓膩,江皓平特意推掉了三天的工作,換了一套不起眼的裝扮蹲守在CM附近,每天都從早上九點一直盯到下午五點,不時還會趁著保安不注意遛到CM裡,探聽內部消息。

  第一天,他遠遠地看見紀安和邵桓從同一輛車上下來,邵桓不時地伸手去揉紀安的頭,揉亂了髮型還會被紀安踩一腳,這時候不知道邵桓說了句什麼,紀安會立馬拉開彼此之間的距離,接著就是邵桓的開懷大笑。

  第二天,他借著外賣小哥的掩護,成功潛入了CM,在茶水間外面聽見CM的三個女員工聊八卦,內容從抱怨加班工資少一直到猜測CM總裁與邵桓是什麼關係,結果三個人都無一例外地認為是自家總裁包養了新晉歌壇小天王,還以此腦補出了各種版本的甜寵日常。

  第三天,江皓平終於按捺不住自己這幾天積攢起來的滔天怒火,他趁著紀安獨自一人下班回家的時候,在菜市場的一個偏僻拐角堵住了紀安。

  紀安沒想到酒會之後江皓平居然還敢出現在自己面前,一時之間也不知道是該笑還是該怒,但奇妙的是,當再次單獨見到江皓平時,之前一直縈繞在紀安心裡不甘的怨氣竟然消失不見了,剩下的只有一片平靜。

  但江皓平對他卻很是不滿,他面色不善地盯著紀安,壓低了嗓音道:「我知道你是為了報復我才去糾纏邵桓的,我警告你,離邵桓遠一點,他不是你能肖想的人。」

  紀安默默地看了他一會兒,開口就是一句:「你現在月薪多少?」

  「……」江皓平摸不清他想要做什麼,謹慎道:「一百二十萬。怎麼了?」

  紀安歎了口氣,別有深意道:「你才應該離邵桓遠一點,你養不起他的。」

  「養不起」三個字簡直是對男人的侮辱,尤其是對江皓平這種頗為自負的成功人士,跟對一般男人說「你不行」的效果有異曲同工之妙。

  果不其然,江皓平當場就炸了,他都忘了面前這個人曾經還是他的戀人,還對他無微不至的好過。他幾乎喪失理智地一把拽起紀安的衣領,將他壓在粗糙的水泥牆上,惡狠狠地說:「你就能養得起?你不過是一個走狗屎運繼承了巨額遺產的傻子!你根本配不上邵桓!」

  紀安捏著江皓平的手腕使勁往外拽,領口的緊縮讓他忍不住咳嗽起來。

  「江皓平,你——」

  「你養不起不代表他養不起。」

  對紀安和江皓平來說都十分熟悉的嗓音從天而降,江皓平還沒反應過來就被一股大力迎面掀翻,他踉蹌著一屁股坐在地上,不敢置信地看向面前的人。

  邵桓居高臨下地看著他,俊美的面容平添一分淩厲,紀安站在他身後捂著嘴咳嗽,半晌才停下來道:「你怎麼來了?」

  邵桓道:「我不來你還能完好無損地回家嗎?」

  紀安理整衣領後才舒了一口氣,他看了地上的江皓平一眼,說:「不騙你,這位邵先生一個月光生活費都要三百萬,你真的養不起。」

  江皓平:「……」

  紀安又繼續說:「抱一下收費十萬,親一下翻倍,要不了兩天你就破產了。」

  江皓平:「……我不信,邵桓根本不缺錢!」

  邵桓對此只說了三個字:「我很缺。」

  江皓平:「……」

  他像是又想到了什麼,大喊道:「他就算很有錢,但對你根本不是真心的!他是為了報復我才接近你的!邵桓!你不能被騙了啊!」

  聽到這番話,邵桓愣了愣,他下意識轉過頭去看紀安,紀安有些不自在地低下頭:「這個……我可以回去解釋。」

  眼看邵桓有放過紀安的跡象,江皓平不由得慌了起來:「邵桓……你別被他騙了,邵桓我——」

  邵桓似是不耐煩了,直接打斷了他的話:「不管你們之間有什麼,不管之前發生了什麼,我和紀安的關係從始至終都很純粹。他提出包養,我同意了,就這麼簡單,懂?」

  江皓平懂沒懂紀安不知道,但在邵桓說出「包養」的時候,江皓平就驚呆在了原地。

  但這時的邵桓沒心思管他,他伸手扣住紀安的手腕,跨過江皓平的腿,拉著人往小公寓的方向走,邊走邊說:「你現在就可以開始解釋了。」

  紀安:「……說來話長,要不要先回去喝杯茶壓壓驚?」

  邵桓冷笑一聲:「你覺得作為你男朋友的我脾氣應該很好?」

  紀安:「……你不是說我們只是純潔的包養關係嗎?」

  邵桓面不改色:「哦,十秒鐘前就不是了。」

  紀安:「……」

  等兩人從菜市場晃悠回家,紀安就已經把前前後後的事都簡單地交代了一遍,末了還強調說:「我早就沒有要報復他的想法了,頂多就酒會那次帶你出去遛了一圈。」

  邵桓道:「所以你那一千萬是為了他花的?」

  紀安奇道:「那一千萬不是在你手上嗎?」

  邵桓:「……」好像有點道理。

  但邵桓對這個答案還不是很滿意,他又道:「你對他比對我好,吃完飯你還讓我洗碗。」

  紀安心想,那碗是你自己主動去洗的好嗎。

  但他和邵桓相處了那麼久,多少也摸清楚了這人的脾氣,一旦開始鑽牛角尖就要順著毛擼:「但是我從來沒有給過他一千萬。」

  邵桓:「……」

  邵桓和他最後的倔強不死心地繼續說:「但他還曾經佔有過你男朋友這個稱號,這個位置。」

  紀安耐心地回答:「你忘了?十天前你也佔有過這個稱號,這個位置。」

  邵桓瞬間通體舒暢,他看著紀安接水的背影,突然問道:「那我從十天前就是你的男朋友了?」

  聞言,紀安連水都忘了喝,一臉驚恐地看著他。

  邵桓:「……你那是什麼表情?」

  紀安臉上第一次露出了糾結的神情,他沒說話,飛快地跑回了臥室。邵桓有些好奇,一路跟在他身後,就見紀安從床頭的保險櫃裡拿出了一堆文件證明和各式各樣的銀行卡。

  邵桓倚在門邊看著他一邊翻文件一邊念念有詞,不禁問道:「你在做什麼?」

  紀安頭也不抬:「在算我的全部身家總共有多少。」

  邵桓:「你算這個幹嘛?」

  他本來想說如果缺錢可以直接跟他要,結果還沒開口,紀安就幽幽地看了他一眼,緊接著歎了長長的一口氣:「我在算,你要是做我男朋友,我的錢夠我們談多久非柏拉圖式的戀愛。」

  邵桓:「……」別說得他跟榨錢機一樣好嗎?

  但看紀安數得賣力,他還是忍不住問:「你算出來夠多久了嗎?」

  紀安道:「大概就一天吧。」

  邵桓:「……那麼短?」

  紀安道:「已經很長了,還是我透支了三年的工資才能換到的。」

  邵桓:「……」

  在紀安正為「非柏拉圖式戀愛」困擾時,邵桓腦海中突然靈光一現,他舔了舔唇:「現在我這裡有個限時特惠活動,你要參加嗎?」

  紀安問:「什麼活動?」

  邵桓微微勾起唇角:「現在隆重推出白頭偕老優惠活動——三秒鐘內用真心一顆可換取優質男朋友一個,使用期限永久,使用方式不限,附贈一億次親吻擁抱外加每月五百萬生活費,終身綁定,不退不換。」

  紀安:「……」

  邵桓悠悠道:「現在開始計時,三——」

  紀安忙道:「換換換!」

  邵桓滿意地頷首:「恭喜你獲得至尊vip會員特權,開啟一對一特別服務。」

  紀安眨了眨眼,突然有種不祥的預感:「……什麼服務?」

  邵桓往前走了兩步,雙手撐在紀安的身體兩側,緩緩低下頭,在人唇上輕輕碰了碰,微笑著一字一句道:「一夜七次不是夢。」

  紀安:「……」

  我不要!我拒絕!把我的一千萬還給我!
  


  -全文完-

 

  【拉燈番外】  

  黑暗中

  紀安:「你不吃江皓平的醋嗎?」

  邵桓:「為什麼要吃?他又沒我帥,沒我有錢,沒我器大活好,哦對,他還暗戀我。」

  紀安:「……」

  紀安:「你都不問問我有沒有和他發生過關係嗎?」

  邵桓:「兩個受玩不起來的。」

  紀安:「……」

  邵桓:「老婆,我覺得你其實很幸運啊。」

  紀安:「為什麼?」

  邵桓:「你想想,你只花了一千萬,就睡了萬千少女少男的夢中情人,是不是——老婆!老婆放我進去!」

  
  -番外完-

 

 渝辰

Comment

甜滋滋  

哈哈哈可以這很甜!
反套路的包養文總是那麼歡樂呢~這明星其實一點也不傲嬌,反而是梗王啊XDD

2018/02/11 (Sun) 11:22 | EDIT | REPLY |  

Shina  

好喜歡這種跟渣前任的白月光在一起的劇情XD

2018/02/27 (Tue) 16:08 | EDIT | REPLY |  

小荺兒  

啊啊啊啊啊 好可愛 捧臉尖叫

2018/07/21 (Sat) 19:46 | EDIT | REPLY |  

-  

只限管理員閲覽

此留言只限管理員閲覽

2018/10/11 (Thu) 21:52 | EDIT | REPLY |  

-  

只限管理員閲覽

此留言只限管理員閲覽

2018/10/11 (Thu) 21:53 | EDIT | REPLY |  

Add your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