腐心蝕骨

偶爾放置逼欸樓小說

套路 by 七英俊/七世有幸

寡言腹黑迷弟攻VS炸毛原作大神受,攻受互動萌,寫作圈,萌甜短篇,睡前讀物。


這不開車說不過去呀……作者巨巨我叫你一聲老司機你敢不敢應?


文案:
從前有個大神,自己給自己寫同人文,結果被掐OOC。


內容標籤:情有獨鍾
搜索關鍵字:主角:原作巨巨,大神二號┃配角:草莓草莓,頸椎不好┃其它:萌


  
  
  
  【一】
  
  「為什麼男主刀都舉起來了居然又放下?!那之前忍辱負重的十年算什麼???這聖母不是我認識的男主啊!!!」
  
  「為什麼男二和男三沒有走到一起,之前搞那麼多暖味是在溜粉嗎?」
  
  「反派boss洗心革面………突如其來的俗套……」
  
  「作者巨巨,我叫你一聲你敢應嗎?」
  
  作者巨巨不敢應。
  
  作者巨巨翻著留言,一聲歎息。
  
  作者巨巨是一個真正的巨巨,從數年前開始,筆下的每部小說都能上暢銷榜。後來有了IP這個概念,他的作品又都被改編成了現象級IP。
  
  但巨巨有巨巨的煩惱。行內規矩多,寫作時不得不有所收斂,許多情節都只能在腦子裡想想,不敢真的訴諸鍵盤。
  
  比如初稿中一場手法極具創意的虐殺,會被以「血腥暴力」為由打回重修。比如按他的設定其實是一對兒的兩個角色,在文裡就只能曖昧一下。
  
  又比如,反派boss滅掉名門正派後飄然而去的結局,直接被編輯劃了個叉。
  
  「為什麼?」巨巨怒了,「三觀正不正是我的自由!」
  
  編輯答道:「有本事你餓死別賣IP阿。」

  「……」
  
  【二】
  
  時間長了,原作巨巨有時會突然產生懷疑,不知自己碼字下去是為了什麼。
  
  原作巨巨正要關掉評論頁面,認然掃見了一行留言:「不能忍了,腦補了另一個結局,分鏡都想好了……」
  
  這條留言得到了積極回應:「臥槽樓上的那位兄弟很眼熟啊,是不是混同人站的!」「筆給你,一千一萬支都給你!」「同人站在哪裡?快快快上連結。」……
  
  原作巨巨一愕,心中不服,卻又好奇心起,偷偷去那個傳說中的同人站,搜了搜自己的讀者寫的同人文。
  
  連看十餘篇,篇篇令人面容扭曲。
  
  倒不是說它們寫得多爛——偶爾還是有文筆不俗的佳作的。但這並不能阻止他抓耳撓腿。因為每一篇的情節、人設、對話語氣,都跟巨巨心中的設想有或大或小的出入,不是這裡不夠味兒,就是那裡略覺隔應。
  
  原作巨巨逐漸明白了,誰也不是自己肚子裡的蛔蟲,腦回路不可能完全重疊。
  
  空虛難耐的巨巨關掉最後一篇,忍不住了。
  
  他決定披個馬甲,自己寫自己的同人。
  
  【三】
  
  原作巨巨登上微博,寫了條言簡意賅的通知:「手頭的坑己完本,暫時不開新文了。」
  
  讀者倒還沒什麼反應,只是紛紛勸他好好休息。編輯們卻第一時間打開了私聊,問他後續產出計畫。原作巨巨只是更簡短地回覆道:「心累,放個小假。」
  
  說完之後,他就去同人站註冊了一個馬甲「頸椎不好」。
  
  原作巨巨一放飛自我,文思泉湧,當初忍著不敢寫的情節全部回到了心頭。他手速一爆,三天就碼完了一個幾萬字的短篇。
  
  這次試水得到了熱烈回應,評論裡有的討論情節,有的誇讚文筆,但出鏡率最高的一句評價還是「原著風」。
  
  可不得原著風麼,這就是原作本尊寫的。
  
  原作巨巨受到了鼓舞,又接連為自己的其他作品產出了幾篇同人。
  
  起初依舊好評如潮。直到某一天原作巨巨打開評論,突然被撲面而來的硝煙嗆得一趔趄。
  
  原來,某些角色的粉絲因為他把本命寫壞了、寫死了,怒而指責他OOC。其他讀者上前反駁,兩邊陣營針鋒相對,越掐越厲害。
  
  原作巨巨翻了翻罵自己的言論,心頭火起,回覆道:「你又不是原作巨巨,怎麼知道他心裡的想法?沒準兒OOC的是原作呢!」
  
  沒準兒OOC的是原作呢!
  
  沒準兒OOC的是原作呢!
  
  沒準兒OOC的是原作呢!

  ……
  
  同人圈的年度金句出現了。
  
  【四】
  
  等到原作巨巨反應過來自己此刻的身份,回頭刪掉這句回覆時,已經晚了。
  
  他再次體會了一夜成名的感覺,只不過這一回是作為同人寫手。
  
  「原作哈哈哈哈哈,截圖保存下來了,我能笑到明年!」「作為看過你文的人,真想把自己眼睛挖出來……」「樓主你的狂妄程度已經讓我無法用『憤怒』作為反應了,不如說是『敬畏』啊。」
  
  一人一口唾沫,把他的同人站評論區淹成了汪洋大海。
  
  所有人都等著看他什麼時候刪文銷號,夾著尾巴退圈。
  
  然而巨巨的反應卻讓他們失望了。對於自己攪起的軒然大波,他大約反思了三秒鐘,接著就若無其事地繼續更新起了同人文
  
  原作巨巨起初真的覺得無所謂。畢竟這只是個小小的馬甲,自己寫得爽最重要,等用它過完這一把癮,就可以拋棄它了。
  
  當然,他的同人文人氣一落千丈,只有寥寥無幾的小粉絲依舊不離不棄地追著更新,剩下的則全是追來繼續罵的人。從那之後,無論巨巨寫出什麼劇情,他們都會揪著不放,冷嘲熱諷一番。
  
  「哇,就這垃圾貨色也好意思號稱原著風?」
  
  「樓上的你不懂,頸椎聚聚說了,OOC的是原作!」

  ……
  
  原作巨巨漸覺騎虎難下,可如今卻已經不能自掀馬甲了。因為一旦這群讀者知道他竟然是原作巨巨本人,那麼針對同人的惡評就會轉移到原作身上,並且為他扣上「自我炒作」的帽子。
  
  正當此時,另一個名字卻越來越多地出現在了他眼前。
  
  「草莓太太那種水準的同人,都沒有說自己原著風呢。」
  
  「怎麼能拿樓主跟草莓草莓比?這是草莓草莓被黑得最慘的一次!」
  
  「抱走我家太太不約。」

  ……
  
  草莓草莓?
  
  誰?
  
  【五】
  
  草莓太太是同人圈裡的另一個著名大手,也在這個站子發文。
  
  原作巨巨找到了答案,頗為不以為然。他心想:「學得再像,還能像過我本人?」
  
  然而,當攻擊他的人群第八百次提到這位太太時,原作巨巨終於抑制不住好奇心,去看了看對方寫的啥。
  
  這一看之下大驚失色。
  
  對方還真是個大手,文筆相當優美,起承轉合也安排得很熟練,甚至讓原作巨巨覺得如此人物屈才來寫自己的同人,實在是一種浪費。但這還不是最重要的。
  
  最重要的是,此人擅長寫AU,也就是把原作的人物寫進一個平行宇宙,但不論是人物的行動、語氣、心理活動,還是遣詞造句、懸念伏筆,都讓原作巨巨有一種「這莫非是我夢遊時寫出來的」的錯覺。
  
  原作巨巨讀著讀著,眼眶濕潤了。
  
  他找到了。
  
  肚子裡的蛔蟲,完全重疊的腦回路。
  
  知己啊!
  
  【六】
  
  激動一陣之後,原作巨巨忽然有些忐忑。
  
  對方能把同人寫到這個地步,一定是因為對自己的作品了如指掌。
  
  然而,自己卻並未將真實的想法全部寫進那幾本作品裡,反而寫進了用馬甲發出的同人之中。
  
  原作巨巨可以不在乎旁人對這幾篇同人的謾駡,卻抓心撓腮地渴望獲知這位「知己」的看法。她會欣賞這樣的故事走向嗎?又或者有什麼更好的建議呢?
  
  原作巨巨忍不住頂著「頸椎不好」的ID,打開了同人站的站內信,給草莓草莓發去了消息。
  
  頸椎好:「太太好。」
  
  對方不回。
  
  頸椎不好:「太太寫得真好,我超喜歡你的同人的!」
  
  對方不回。
  
  原作巨巨從下午等到半夜,期間對方還發了一章更新。
  
  原作巨巨終於沉不住氣了。
  
  頸椎不好:「太太你已經上線啦,為什麼不回我?」
  
  對方終於回覆了。對方冷淡道:「你好,謝謝你喜歡。」
  
  頸椎不好:「不知道太太有沒有看我寫的同人呢?」
  
  草莓草莓:「看了。」
  
  原作巨巨忘又期待:「太太能不能給點建議呀?」
  
  草莓草莓:「沒有建議。」
  
  原作巨巨被這個語氣弄得一愕。
  
  對方下一句跟了過來:「因為我對你的文無話可說。」
  
  原作巨巨懵了。
  
  【七】
  
  草莓草莓打開了話匣子,卻仿佛早已準備好了一噸重的例證,開始了大段段的批判:「原著裡角色A的性格明明豐滿又複雜,怎麼到你這兒就成了單純的猥瑣?原著第五十三章給了角色B那麼多精彩的筆墨,你的文裡卻徹底忽略了那一節……」
  
  原作巨巨不服了!
  
  於是他也開始長篇大論地反駁:「角色A確實有很多苦衷,可是他也沒有必要時時刻刻把苦衷寫在臉上啊,在別人眼中他可不就是猥瑣嗎!原著第五十三章在原著裡是轉折的重頭戲,可是在同人文裡當然可以壓縮一下啊,畢竟同人的重心是C和D啊!……」
  
  他剛發出去五分鐘,對方又是一大段回覆砸了過來,引經據典,慷慨激昂,全方位多角度地將他的同人貶得一文不值。
  
  兩個人你來我往,就用站內信辯論了半個通宵。
  
  原作巨巨從最初的心生不忿,逐漸發展到火冒三丈。草莓草莓卻不動如山,始終不接受任何反駁。
  
  天快亮時,她甩了最後一句話過來:「就你也敢號稱原著風?你連給原作巨巨提鞋都不配。接受這個殘忍的事實,睡覺去吧。」
  
  原作巨巨:「……」
  
  原作巨巨盯著對方ID邊上跳出的「離線」二字,聽見了理智之弦崩裂的聲音。
  
  他暴跳如雷地敲下一行字:「我就是原作!我就是原作啊!!!」
  
  【八】
  
  原作巨巨最終還是沒把這行字發出去。
  
  他又把對方的長篇大論從頭到尾重讀了一遍,心情好複雜。一方面氣到不行,一方面又更深切地感受到,對方對自己的大號愛得實在深沉。
  
  可惜她愛的不是我的靈魂……
  
  原作巨巨痛失一名靈魂知己,倍覺消沉,傷心地睡了。
  
  第二天一早,同人站裡忽然多了一個徵文貼,轉發的是某官方平臺的活動介紹。
  
  原來,巨巨的某作品改編的遊戲近日要上線了。官方平臺為了炒熱度,搞了個徵文大賽,邀請粉絲積極投稿,參與者可以拿到各種獎品,從前三名的「高額獎金+作者親筆簽名贈品」,到優勝獎的各種遊戲周邊。
  
  這個「親筆簽名贈品」的含金量甚至比「高額獎金」還高,因為原作巨巨近年來已經很少參加簽售了。
  
  正文帖逐漸得到了一批回覆,小粉絲們紛紛艾特圈內同人大手,問他們要不要試水。其中呼聲最高的名字自然是風頭正勁的草莓太太。而原作巨巨的馬甲號也收到了零星幾個艾特,當然,艾特他的人都被群嘲了一番。
  
  原作巨巨忽然靈機一動。
  
  他秒速登上微博大號,找到了遊戲官方微博號,發了封私信過去:「聽說你們最近要搞同人比賽?不如我去當評委啊?不要錢不要錢。」
  
  巨巨願意湊趣,官方當然求之不得,當即將他的評委身份作為一個彩蛋公佈了出去。
  
  原作巨巨露出了一個用意險惡的獰笑,當即打開文檔,開始創作「頸椎不好」的參賽作品。
  
  【九】
  
  原作巨巨主意已定,誓要讓草莓草莓明白,自己不但能給原作提鞋,還能把她比下去。
  
  只有作為原作將自己的作品評為第一,並且有理有據地誇獎一通,才能讓對方正視曾經抨擊過的這些想法——自己真正的想法。
  
  如他所料,草莓草莓果然也參加了這個比賽,還將參賽作品開了個連載樓。
  
  原作巨巨一邊創作,一邊偷偷去對方那裡瞄了幾眼。瞄完之後心地告訴自己:「不如我不如我,評審說不如就不如。」
  
  原作巨巨連當初寫那些長篇大作的時候,發這麼投入過。他愛寫同人,寫同人使他快樂。微博上的讀者問他什麼時候開坑,他充耳不聞。QQ上的編輯問他什麼時候復活,他無動於衷。
  
  不知不覺間,他渾然忘我,竟找回了最初開始碼字時的狀態。
  
  直到有人給他發視窗抖動。
  
  「你還活著嗎?」一個寫手朋友問。
  
  「活著。」
  
  「大家委託我把你搜出來。」
  
  原來,他們這群宅男寫手也是有群的,而且群裡還會不定期搞一搞同城聚會,作為一群死宅為數不多的社交機會。
  
  「你已經兩次沒來了,再不來就做不成兄弟了!」
  
  「好好好,來來來……」
  
  【十】
  
  同城聚會的活動內容還是老一套,吃吃飯,唱唱K,互相吹吹牛。原作巨巨確實很久沒出門了,漸漸high了起來,在KTV包間裡化身麥霸,唱得左右搖擺、頻頻破音。
  
  其他人有的聊天,有的玩手機,還有人在狂笑著對他錄影,顯然預謀著回頭好好嘲笑他一通。
  
  原作巨巨邊唱邊搖擺,無意間朝身側掃了一眼。
  
  倏然間一個樂音拐了三道彎。
  
  好在他原本就跑調,竟也沒人察覺異樣,只有錄像的笑得愈發喪心病狂。
  
  原作巨巨的心思已經完全不在唱歌上了。
  
  他身邊坐著個之前沒見過的寫手,正悶不吭聲地捧著手機,低頭用備忘錄碼字。也怪他剛才眼神太好,一眼就封見了對方剛剛敲出的幾個字──自己作品的主角名。
  
  原作巨巨心頭狂跳,一邊裝作唱得投入,一邊又小心翼翼地瞟了幾眼。
  
  他藉口上廁所,放下話筒出了包間,一路小跑到洗手間,躲在裡面用手機登上同人站,打開了草莓太太的連載樓。
  
  沒錯,從最後一次更新的情節,正好能順接到剛才那傢伙在碼的內容。

  ……
  
  原作巨巨感覺到一顆冷汗順著背脊流了下去。
  
  他連忙在QQ上戳那個把自己拉出來的朋友:「剛才坐在我旁邊的那位是誰呀?」
  
  「你居然不知道?」朋友很快報來了一個如雷貫耳的名字,「是跟你差不多咖位的大神啊,我還以為你們早就認識了。」
  
  【十一】
  
  大神二號的名字,原作巨巨當然是聽過的。只不過初次見面,沒能跟臉對上號。
  
  愛恨就在一瞬間。
  
  原作巨巨腿腳發軟地摸回包廂,再也無法直視大神二號了。
  
  此人豈止咖位跟他相當,按說還有點競爭關係。
  
  誰又能想到對方會暗搓搓地寫自己的同人,還在私信裡流露出那麼深沉的愛意呢!而且對方為了不掉馬,不惜裝妹子,被以太太稱呼都不反駁啊!
  
  為什麼?這一切到底是為了什麼?
  
  原作巨巨盯著KTV屏幕上正在熱舞的男男女女發了一陣子呆,又灌了一口可樂壯膽,猛然間轉向了大神二號。
  
  「大神,」原作巨巨喊了一聲,「請問你──」
  
  大神二號終於抬起頭,面無表情地望向他。
  
  「……你唱歌嗎?」原作巨巨慫了。萬一是自己想多了呢?
  
  大神二號依舊沒說話,又盯著他看了兩秒,默默起身走向了點歌屏。有人見狀起哄道:「呦,難得見大神開一回嗓啊,快給他插個隊!」
  
  於是原作巨巨立即就聽見熟悉的BGM響了起來。
  
  是自己某部作品改編的電視劇的主題曲。
  
  滿屋子起鬨聲裡,大神二號不為所動,一板一眼地唱完了整首,又低頭看手機去了。
  
  原作巨巨如坐針氈。
  
  【十二】
  
  這一天剩下的時間,原作巨巨都魂不守舍,強顏歡笑。而大神二號始終在悶頭碼字,甚至沒對他說過一句話。
  
  回家之後,原作巨巨心情複雜地翻起了大神二號的作品集。
  
  跟他印象中一樣,大神二號本身的文風與他迥然不同,甚至可以說個人風格比他更鮮明。然而,此人寫同人時竟然能把自身的特徵藏得滴水不漏,反而將對方的風格模仿得以假亂真。
  
  這種模仿可不僅限於遣詞造句,就連起承轉合的佈置、劇情發展的節奏都能仿出來。
  
  原作巨巨越看越體會到,大神二號對自己,可以說是瞭若指掌了。
  
  這個人究竟默默關注了自己多久?既然如此關注,又為何從未對自己說過一句話呢?
  
  就連今天見面的時候,對方都一言不發,那面無表情的臉甚至讓原作巨巨懷疑自己是不是得了臆想症。
  
  可就算其他事情都是幻覺……至少那首歌不可能是幻聽吧?
  
  難道說對方單純只是喜歡那首歌?
  
  【十三】
  
  原作巨巨左思右想,越來越不信任自己的眼神,並且無法遏制去查個清楚的衝動。
  
  三天之後,他在同人站裡註冊了第二個馬甲「沒有文化」,換了個萌妹子頭像,甚至在IP地址上動了手腳。又刻意等待了一星期,讓這個號看起來不是那麼新了,這才裝模作樣地朝「草莓太太」發了一封站內信。
  
  沒有文化:「太太,你難道……是大神二號的馬甲?」
  
  這一次對方整整二十四小時都沒有回覆。
  
  二十四小時後,萌妹號終於收到了回覆:「我仔細檢查了一遍之前發的所有同人,沒有找到任何大神二號的習慣用語,請問你為什麼會有這個想法?」
  
  這個回覆就很巧妙了。對方不承認也不否認,卻把原作巨巨問倒了。
  
  原作巨巨也回答不出啊!憋了半天終於說:「我查了你的IP。」
  
  草莓草莓很疑惑:「你查到我的也就算了,難道還能查到大神二號的?」
  
  原作巨巨打腫臉充胖子:「技術夠好的話,能查到的。」
  
  對方陷入了沉默。
  
  沒有文化:「太太你想寫同人的話,直接用你的大號寫不就行了,為什麼要開馬甲?」
  
  又過了幾小時,草莓草莓回道:「……怕他想太多。」
  
  承認了!
  
  徹底承認了!
  
  原作巨巨心道:「我本來不會想很多,現在我腦子要炸了!」
  
  【十四】
  
  震驚之餘,他還不忘放個煙霧彈。
  
  沒有文化:「那原作巨巨知道這件事嗎?」
  
  對方顯然在剛才的沉默中已經考慮過這個問題了,很快回道:「本來應該不知道。不過現在既然你已經發現了,就說明這個馬甲其實不安全。算了,寫完參賽這篇,草莓草莓這個ID就封筆了。」
  
  原作巨巨沒有預料到這個進展,有些楞神。
  
  對方竟然如此害怕被自己知道。這是什麼無法解釋的怪癖嗎?
  
  他們原本可以用大號相識,歡樂地促膝長談,從詩詞歌賦聊到人生哲學,發展出高尚的友誼。而今卻陷入了無比尷尬的局面中:他已經發現了對方的馬甲,對方卻對他的馬甲一無所知。不僅一無所知,還嗤之以鼻。
  
  想到這裡,原作巨巨就有一絲淡淡的不爽了。
  
  這局面明明是對方造成的,憑什麼只有自己尷尬得輾轉反側?要尬一起尬啊。
  
  【十五】
  
  原作巨巨決定以牙還牙,在自己的同人參賽作品中模仿大神二號的文風,好向對方暗示,自己已經發現了他的真實身份。
  
  原作巨巨自己也是個巨巨,下定決心要模仿一個人,那也是易如反掌。畢竟他寫自己的同人時,並不會想著「模仿自己」,難免放飛一些。而模仿對方卻可以一板一眼。
  
  他的同人號的粉和黑很快就發現了這種轉變,褒貶不一。
  
  粉絲中有人驚喜地發現「頸椎大大不需要拘泥於原著風也能寫得很好看呢」,也有人生氣地表示「寫到一半換文風是什麼鬼」。
  
  而黑,基本就是黑到底了:「這位怒踩原作的選手是終於發現自己的原著風沒出路了嗎?四不像別丟人現眼啦!」
  
  原作巨巨根本不關心這些反饋。他只想看看大神二號的反應。
  
  原作巨巨惡劣地等待著對方也陷入困惑迷茫之中,前來詢問自己為何能看穿「草莓草莓」的真身。到那個時候,自己就可以心平氣和地把那句「我就是原作」發送出去,讓對方好好反思一下之前給出的差評。
  
  ……不對。萬一大神二號是真心實意地不喜歡自己這幾篇同人呢?得知自己的真實想法後,他們那尚未開始的友誼是不是就直接走到盡頭了?
  
  原作巨巨又忐忑了起來。
  
  【十六】
  
  無論原作巨巨心中如何千回百轉,那頭始終沒有買賬。
  
  大神二號無論是大號還是馬甲,都沒有給出絲毫反應,仿佛根本沒有發現其中的蹊蹺。
  
  不會吧?連自個兒的文風都認不出了?
  
  原作巨巨孤注一擲,在同人參賽作品的最後一章裡,讓角色A對角色B告白了。而告白用的句子,卻是出自大神二號的某篇經典作品之後。
  
  儘管他註明了句子的出處,這一引用還是招來了不少非議。他的黑點本來就是OOC,這一下更是OOC出了銀河系。原作巨巨被掐得十分厲害,甚至有人直接在他的評論中艾特大神二號,說「這算不算借梗哦」。
  
  原作巨巨反而很欣慰,心想大神二號這下總不能裝死吧。
  
  大神二號還真就繼續裝死了。
  
  原作巨巨的一切試探石沉大海,對方寫完手頭的參賽作品後,就再也沒有上線。
  
  徵文活動還是要評獎的。原作巨巨自己的參賽作品被掐成這樣,肯定也不適合拿第一了,只好老老實實地把獎評給了「草莓草莓」。
  
  而草莓草莓這個馬甲,正如大神二號先前所說的那樣,直接人間蒸發,連獎金都沒領。
  
  原作巨巨意識到自己弄巧成拙了,十分傷心。
  
  對方要麼是對所謂的真相毫無好奇心,要麼就是對自己的同人文深惡痛絕到了一定程度,連跟這個ID再說一句話都不願意了
  
  原作巨巨消沉了幾天。
  
  但默默消沉不是他的性格,不管對方是怎麼想的,總要有個攤牌說清楚的機會。
  
  原作巨巨打開了寫手群:「來搞同城聚會呀!我請客!」
  
  【十七】
  
  大神二號至少給了他這個面子,再次參加了同城活動。
  
  席間,原作巨巨時不時瞟向大神二號,而對方卻依舊寡言少語,一眼都不望過來。
  
  兩人前在網上的關係頂多算點頭之交,要是沒有這次這一茬,原作巨巨絲毫不會覺得奇怪。然而現在對方還是這個態度,他就有些心中打鼓了。
  
  原作巨巨走去洗手間,洗了把臉冷靜一下,忽然聽見洗手間的門被人鎖上了。
  
  他詫異地回過頭,直接被走進來的大神二號按到了牆上。
  
  「你你你你幹嘛?」原作巨巨汗毛倒豎。
  
  大神二號湊到他耳邊低聲說:「草莓草莓的同人文,還合你意嗎?」
  
  「現在不是說這個的──咦?!」原作巨巨楞住了,「你……你怎麼知道我知道草莓草莓是你?」
  
  大神二號的嘴角超起了一個微妙的弧度:「你搞了兩個馬甲來提示我,我還想不明白的話,豈不是說不過去。」
  
  「兩個?」原作巨巨愈發震驚,「你怎麼又知道……」
  
  「我事後一想,就算那個『沒有文化』真能查IP,一開始又怎麼會想到去查我的大號?我根本不信自己的文風會掉馬,唯一的解釋就是對方從其他渠道發現了。再一回想KTV裡坐在我身邊的是誰,一切就都水落石出了。」
  
  原作巨巨無言以對。
  
  大神二號開始對他動手動腳。
  
  「等、等一下。」原作巨巨終於從大腦當機的狀態中找回了一絲神智,「就算你說的都對,你現在又在幹什麼?」
  
  大神二號頓了頓:「是我會錯意了嗎?你那篇參賽文的最後不是在對我告白?」
  
  原作巨巨從脖子紅到了耳根:「不是!我只是想用馬甲向你證明……向你證明……」
  
  「證明什麼?」
  
  「證明真正的我……也沒那麼討厭。」原作巨巨越說越小聲。
  
  大神二號不說話了。
  
  原作巨巨忽然發現他的臉色似乎比自己更緊張。
  
  「我並不討厭你的馬甲。」大神二號說。
  
  「那為什麼──」
  
  「我當時不知道那是你的馬甲。」大神二號偏頭親了原作巨巨一下,「所以嫉妒他蓋過我的風頭,搶佔了你的注意力。」
  
  「……」
  
  【十八】
  
  「原作巨巨,」大神二號又開始上下其手,「我的徵文獎品還沒領呢。親筆簽名,你想簽在哪兒?」
  
  然後洗手間裡傳出了一系列奇怪的聲音。
  


  -全文完-

  
  

 七英俊/七世有幸

Comment

-  

我懂了妳的心情 ,完全的 。
這都不開車 ,簡直聞者落淚聽者傷心

2018/03/19 (Mon) 02:26 | EDIT | REPLY |  

jianghan  

太好笑了,都到了廁所了,竟然拉燈了lol

2018/04/27 (Fri) 13:00 | EDIT | REPLY |  

小路人  

太厲害了,我都不知道原來車可以開得這樣神龍見首不見尾⊙o⊙
萌啊ヽ(≧∇≦)ノ

2018/05/23 (Wed) 07:19 | EDIT | REPLY |  

Liya  

這娃娃車啊qqwq
還是很萌的♥(ノ´∀`)

2018/06/23 (Sat) 14:06 | EDIT | REPLY |  

小荺兒  

我褲子都脫了你給我看這個
嗚嗚嗚嗚作者大大 後續啊後續 車啊車
帶我上車啊作者大大~(つД`)ノ

2018/07/21 (Sat) 18:55 | EDIT | REPLY |  

于恩  

第十八章短小得太難看了!到底是不是男人啊?!

2018/08/09 (Thu) 12:15 | EDIT | REPLY |  

Add your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