腐心蝕骨

偶爾放置逼欸樓小說

當我的等身手辦有了丁丁 by 畫餅俠

腹黑手辦美攻VS苦逼吐槽受,第一人稱受視角,腦洞清奇,生存遊戲,輕鬆搞笑,我到底看了什麼系列,特殊燉肉技巧,極短篇。


文案:
你的JJ很好,但下一秒就是我的了!


內容標籤:奇幻空間
搜索關鍵字:主角:我,手辦┃配角:砲灰,JJ┃其它:清奇







  1
  有一天,我的手辦說話了。
  我感到很驚喜,她是那麼的完美,符合我心中幻想的一切。
  她對我說,她缺了個東西,需要我的配合。
  被美色迷的神魂顛倒的我義不容辭獻身了,等再次醒過來時,我發現了一件事。
  她不見了。
  他出現了。
  更令我恐慌的是,我的JJ不見了。
  還沒等我反應過來,我的手辦告訴我一個更衝擊的消息,現在整個世界的男人都存在於一個生存遊戲中。
  我不信,但當我打開門看到隔壁鄰居和樓上小哥在用JJ對戰後,我信了。
  這個世界上有什麼比自己JJ沒了,愛的手辦變成了男孩子,世界還陷入生存遊戲中更可怕的嘛?
  有,我的手辦說要拿我的JJ去和別人比賽。
  
  2
  我仔細琢磨了下手辦的意思。
  他說這個生存遊戲會賦予JJ能量,根據JJ的情況,譬如器大活好,持久射程遠,這樣的JJ則為ssr雞,次之的是sr雞,然後是r雞,n雞,我的JJ是好雞,雖然算不上最好,但達到了sr雞的水平。
  但是他還是沒有解釋為什麼要奪走我的JJ。
  等等,當務之急果然還是要拿回我自己的JJ吧。
  手辦給了我一個安撫的笑,說等他贏來了更好的JJ,就把我的JJ還給我。
  真是謝謝你了啊。
  
  3
  我和手辦商討了一番,最後由他單方面拍板決定出門和別人對戰。
  這是我的JJ啊!
  順便一提,門口的隔壁鄰居和樓上小哥已經分出了勝負,獲勝的小哥正壓著鄰居做活塞運動。
  手辦帶著我路過他們時,給我解釋了一下。
  JJ在對戰的時候會消耗大量能量,充能的方式就是通過活塞運動,通常滿能的下一級JJ可以贏過半能的上一級JJ。
  可是並沒有那麼多人願意貢獻自己菊花的,這個時候怎麼辦?那就要通過雞劍對決,贏者不僅可以獲得對方的JJ,還可以要求他成為自己的專屬的rbq。
  聽起來真是令人毛骨悚然。
  特別是我的JJ沒有了,而我的手辦出門solo還執意帶著我。
  怕不是要當場充能。
  危機感十足的我想跑了。

  4
  感謝天感謝地感謝我爸媽的優良基因。
  手辦遇見的第一個對手是小區裡聞風喪膽的炮王中王。
  我非常緊張,在一邊為他加油打氣,畢竟對手看起來十分強勁。
  炮王同樣也是sr雞,腰上還盤了幾個n雞和七八個r雞,我數了數大概有15個。
  真羨慕有16個JJ的人啊。
  對戰中,我的JJ憑藉著微弱的優勢贏得了比賽。
  手辦把16個JJ拿過來後,嫌棄的把sr雞還給了炮王,從此炮王就淪為了我手辦的小弟。
  剩下的15個JJ都拿去換了生存點數。
  沒錯,這個生存遊戲的宗旨就是在100天以後,有JJ的人才有參與最後的對決的資格。只有這場終極比賽分出了勝負,大家才能回到現實世界,而且排名越高獲得的獎賞越大。為了保證遊戲更有懸念性,弱勢JJ通過一定方式也可以與ssr雞一決雌雄,那就是通過生存點數對自己的JJ進行能力加強,而生存點數隻能通過JJ兌換,為了得到更多的獎勵,一定會有激烈的競爭,所以JJ的數量是必然減少的,只有優秀的JJ才可以活到最後。
  但我的手辦似乎並不打算為我的JJ加強那麼一下。
  很失望。
  
  5
  作為主角的我完全沒有想到第五章就遇到了ssr雞。
  雖然雞的主人已經死了,但這也代表著這是無主之雞,誰拿到就是誰的。
  幸好周圍搶奪都不是什麼強力雞,在炮王輕輕鬆鬆又收穫了幾隻雞後,我的手辦也輕輕鬆鬆安裝好了ssr雞並且開始了能力加強。
  我捧著自己的雞陷入了沉思。
  有沒有人來告訴我怎麼裝上去。
  我愁眉苦臉的樣子顯然讓炮王誤會了,他用上沉痛的表情,安慰地拍了拍我的肩。
  「你看,他都把自己的雞給你了,肯定是愛你的,不要擔心。」
  「等等你誤會了這個雞……」
  「你在幹什麼。」
  手辦突然向我們這走了過來,我驚奇的發現他說這話時的表情有些奇怪,而且炮王也開始變得扭捏,難不成手辦他看上……
  炮王了!
  震驚!我握著自己的雞夾在兩人之間,看著手辦凝視炮王的眼神,炮王欲語還休的神情,越看越確定。
  虐戀情深,強取豪奪,仇敵變愛人這些字在我腦中不斷閃爍。
  是時候單幹了。

  6
  在決定單干之前,還是有必要請示一下現任大佬。
  畢竟人家比我厲害,以後要是狹路相逢,還可以用相識一場這個技能跑掉。
  手辦聽完了我的話,非常冷漠地回我:「不可以。」
  為什麼!
  我發出了來自靈魂地質問,然後手辦就按著我,把我……
  剛裝上的JJ又掰下來了。
  「你他媽不是人!」
  等等,他好像本來就不是人。
  手辦的表情有些慍怒,但看樣子又不太像我罵他不是人造成的。
  他把JJ別在腰間,非常晃眼。
  再次被武力鎮壓的我屈服了,畢竟俗話說得好:大丈夫威武能屈。
  不讓我走就不走唄!哼!
  
  7
  我的偷盜計畫還沒實施就被發現了。
  本來我想著手辦經過了白天幾場戰鬥以後肯定會很疲憊,那麼我趁著他休息的時間去把JJ偷回來也不是不可能的事。
  沒錯,他在那一天拿走我的JJ後就一直掛在腰上沒拿下來過,每次對決我都十分心驚膽顫。
  這一日晚上我躡手躡腳地潛入手辦的房中,在碰倒了兩個杯子,一個水瓶,三本書後安全無誤地抵達床邊。
  手辦閉著眼,神情安詳,看樣子睡得很熟,我先是欣賞了一番美色,然後輕輕掀開他的被子,就在我的雙眼緊盯著我的JJ時,我聽見了一個熟悉的聲音,就在我身邊。
  「幹什麼。」
  這是一句陳述句,但被他多次痛罵過的我在條件反射下抱住他求饒。
  「我什麼都沒……」
  「想和我一起睡就早點說,不要晚上偷偷摸摸進來,我還以為你想趁我睡覺時不在注意把你的JJ給拿回去呢?不過你怎麼可能會做這麼沒品的事情呢?畢竟這是個漏洞百出的計畫。」
  這就是我現在為什麼和手辦同床共枕並且被他摟在懷裡的原因。

  8
  被手辦抱在懷裡其實也沒什麼不行的,畢竟房裡除了我倆也沒別的人看……
  「老大,我找到東區那位SSR雞的情報了。」
  到。
  我和炮灰面面相覷,我覺得他的表情像是在看黑幫老大的女人。
  手辦淡定地從被窩裡起身,手摟著我,一抬下巴:「繼續。」
  炮灰在手辦的調教下業務能力已經進化到了滿級,他回過神清了清喉嚨繼續說道:「不過事情有些複雜,因為我發現其實這個遊戲裡不止有來自弟球的人。」
  「還有更多的外星人,只不過同一個星球的人會放在同一區而已,所以讓我們產生了這是一場針對弟球人的遊戲的誤解。」
  「就比如東區,根據目擊者的描述,那裡的人都有著熨斗頭,化學物質臉,鋼板直髮,鈦合金身軀。」
  「他們在對戰時會拔下自己的南非真鑽JJ,由於東區人一般身高十八米以上,所以JJ也有十米長,很多時候,對戰的人是被JJ壓死的,場面慘不忍睹,令人髮指。」
  最後炮灰面色嚴肅的總結道:「這對於我們來說相當不利,取勝的可能性太低了。」
  不如說根本沒有取勝的希望啊!人類怎麼打得過剛大木啊!
  手辦冷哼一聲:「不用擔心。」
  我淡定地點點頭,沒錯,擔心什麼,都是必死的人了,趕緊想開吧。

  9
  我覺得作者可能已經編不出讓手辦取勝的方法了,畢竟接下來的時間裡,我們一直在進行日常活動,什麼作戰計畫,秘密武器根本不存在。
  但是隔幾天後,卻傳來了東區的人被北區給消滅的情報。
  傳聞中,北區的人都頭戴著紅色的兔子髮箍,頭領自稱為義烏巫醫,據說bgo被警告,星家隊被舉報都有他的身影出沒,教眾叫做爽粉,他們所過之地,寸米不留,最後是活活把東區的人全部餓死的。
  我吃飯的手抖了一下,天吶,太可怕了吧。
  藏好米缸義不容辭。
  
  10
  說起來我一直很好奇手辦是怎麼給自己的JJ充能這件事,畢竟他總是頻繁的戰鬥,我卻從來沒看到過他充能。
  在我的假設中,應該是有這麼幾種可能性:
  一.自X自X。畢竟在這個世界中JJ是可摘卸的,就顯得這件事是完全可行的嘛,據我所知有些人就是這麼做的。
  二.炮王。都說是手下敗將了,而且每次出去都帶著他,很可疑,作為現成的充能裝置,怎麼不拿來用呢?
  三.路人。也不是不可能,畢竟我又不是24小時跟著他,他一天出去也有好幾場戰鬥,打完就充十分合理。
  四……
  我閉上了眼,如果真的是其他的可能,我也會尊重他的性癖的,畢竟他是我最愛的手辦。
  就算他日馬日羊日豬日狗,我頂多會在出去以後跟動保舉報,我是絕對沒有歧視他的意思在的!
  不過手辦動物戀聽起來也太金屬了吧,也不知道動保管不管。

  11
  今天門口被塞了一張卡片。
  「こんにちは、私は Trump です、私は米國で3,614億ドルを持っていますが、私はスポンサーとして10の生存ポイントを與えている限り、今この試合にいます。私は今戻ってきません。 あなたが私を助けたら、私はあなたにアメリカの大統領席と勝利後21億ドルをお渡しします。」
  我不僅被他嚴謹的態度給震驚到了,試問一下,一個美國人,在中國的弱智無厘頭小說裡,身處生存遊戲的背景中,還堅定地遵守著二刺螈世界都說日語的傳統,這是一種怎樣的精神?
  由於本文的設定,生存點數不能交換,只能通過JJ兌換,所以他在最後還留了個交易地址:東百花巷第二個藍色垃圾桶。
  我把這件事告訴了手辦,他表示對此很感興趣。
  到底明天會不會在垃圾桶見到百雞齊放的場面呢?
  讓我們拭目以待。
  
  翻譯:您好,我是特朗普,我在美國有3614億美元,但現在我在這個遊戲裡,只要你給我10個生存點數作為贊助,我現在不能回去,我在這裡已經有了SSR雞,如果你幫助我,我會在勝利後,在美國給你留個副總統的位置和21億美元。
  以上日文由
   谷歌翻譯
   提  供

  12
  上文說道,我遭遇了電信詐騙的復古版本。
  那麼我再試問一下,一個穿到生存遊戲中的詐騙犯,不僅沒有被奇怪的世界設定唬到,在這麼艱苦的環境中,還創造了詐騙新形勢,完美發揮自己的特長,這是一種怎樣的精神?
  我被這位靈活將電信詐騙轉換為卡片詐騙的詐騙犯感動了,由此得到靈感的我開始構思如何在這裡完成龐氏騙局。
  首先請手辦作為形象代言人,畢竟手辦貌美如花實力強勁聲名顯赫,然後散播只要你給我10個生存點數,30天以後就還你30個的消息,如果有人懷疑真實性,就讓炮灰「現身說法」描述自己收到回報,但是實際上,當你在30天以後來討要JJ的時候,我會翻臉不認人,並且讓手辦把你的JJ也搶走。
  一代詐騙大師即將誕生。
  這篇文的名字我已經改好了,馬上會變成《龐氏騙局—從開始到坐牢》。
  在我還做著從此發家致富在家數雞的春秋大夢時,手辦已經找到了指定交易點的具體位置,他聯合炮灰以及這段時間收服的其他手下,打算提前去那裡蹲守,搶走垃圾桶的雞以及威脅特朗普作為他們的長期飯票。
  有持續才有發展。
  不愧是誕生在邪惡的資本主義國家的手辦。
  我不禁為自己短淺的目光感到羞愧。

  -----
  作者的話:
  我覺得這種騙局應該在末世或者生存遊戲背景真的挺有搞頭的,畢竟社會秩序紊亂,道德觀堪憂,沒有人保證法律的執行,騙到就是自己的了,完全沒有什麼後顧之憂……


  13
  其實,我最近發現了一件事。
  我經常碰見炮灰和手辦兩人在房間裡單獨交流,而當他們發現我時,又會立馬剎住正在談論的話題,炮灰更是一臉做賊心虛,在我好奇這事時,炮灰還支支吾吾不肯說,手辦面色尷尬直接讓我不要多問。
  根據我多年看知音的經驗,種種事蹟都指向了一個真相。
  沒錯!炮灰想和手辦私定終身!
  一想到這個可能性,我就忍不住落淚,我也不是不開明的家長,兩人這麼偷偷摸摸,很有可能是因為炮灰不想出彩禮,畢竟手辦身價不菲,將來要是炮灰娶了他,我連嫁妝都不用出。
  但是我作為手辦唯一的娘家人,手辦涉世不深,才出生不到半年,對於未來伴侶還是需要慎重考慮,我不能讓他被騙,我一定要找炮灰談談。
  炮灰知道了我找他的目的,開始還支支吾吾不肯說,我為他的執迷不悟感到心痛,我告訴他我已經從蛛絲馬跡中找到線索了,讓他不要再隱瞞。
  炮灰被我敏銳的直覺驚到了,他愁眉苦臉地說道:「我以為弱智無厘頭小說的主角也一定是弱智,看來你的確是不同的,難怪老大會對你這麼特別。」
  「雖然老大不讓我說,但是既然已經被你發現了……」
  我一聲冷笑,沒錯,我已經知道了,你和手辦……
  「老大這些日子一直在糾結畢竟他現在有的也是別人的JJ他說他打算贏得比賽許願自己長出JJ後再和你一起。」
  什麼!我立刻捕捉到了話語的重點。
  他說手辦打算許願自己長出JJ?這是什麼意思?
  我大腳趾一動,不禁回憶起了七歲那年。
  爺爺抱著我的藍胖子玩偶站在門口與我分別,我仍然清晰地記得他在走之前說的那句話。
  「永遠不要放棄尋找時光機。」
  這是他的第483次離家出走。
  我含淚道別,因為他在關門的時候夾到了我的大腳趾。
  現在,長大後的我終於明白了爺爺的用心良苦,我已經發現炮灰說這句話的真正用意了!
  呵,炮灰一定是想用手辦沒有自己的JJ來暗示手辦高攀了他。
  我呸,有我這個娘家人在,你這個連十幾萬的手辦費都要砍價的人,永遠都別想拿走手辦的保修證書和發票。

  14
  我有心和手辦好好說說炮灰這件事。
  手辦得知我找他的原因後,面色有些僵硬,他黑著臉問我炮灰到底說了什麼才讓我這麼想,我本來打算老老實實坦白的,但在那時,我突然心生一計,三秒後就定下了抹黑炮灰在手辦心中形象的計畫,畢竟在我看來,炮灰這個人當手辦對象其實並不合格。
  開始我裝作很為難的樣子,在他的再三追問之下,我承受不住壓力告訴了他:炮灰其實不是真心實意的愛你,他只想嫖你,但你雞攻高強,他怕自己鎮不住你,所以威脅我,讓我把下了春藥的杯子給你喝,事後就可以逃避責任。
  我覺得很糾結,雖說你對他一往情深,手辦還是你的左膀右臂,可你倆還沒結婚他就想著霸王硬上弓,這種人你還是再想想吧。
  手辦嘆了口氣,看向我的眼神十分無奈。
  「你想的還挺多的。」
  沒錯,我點點頭,畢竟你是我最愛的手辦嘛,我肯定要多為你考慮。
  我感覺手辦可能被氣到了,臉上突然紅了一圈,像是為炮灰的無恥想法感到憤怒,隨後他皺起眉思考著什麼,我湊上前拍拍他的肩表示安慰,告訴他不是他的錯,雖然炮灰有點誤入歧途,但他是個好手下,只是辛苦手辦要多注意一點了。
  手辦卻仍不放心,提議道:「不如我們將計就計,這樣炮灰如果真的犯了事,那我也有理由罰他,讓他斷了這個念頭。」
  好主意!我在一旁為他鼓掌。
  手辦繼續說道:「擇日不如撞日,今天下午你就和炮灰說實行計畫吧。」
  現在的我,正站在門外,裡面是炮灰和手辦兩人。
  好的,那麼問題來了,我到底要不要在這杯端給手辦的紅茶裡下白色藥粉?

  15
  我敲門進屋,炮灰手裡正捧著本書看得津津有味,瞧見我過來了,一本正經地說道:「書上說,每三個人中就有一個笨蛋。」
  手辦立馬回道:「不是我。」
  炮灰緊跟其後:「也不是我。」
  大意了一剛!沒想到居然是道搶答題!我開始絞盡腦汁地回想本文還出現過哪個有名有姓的人物。
  破案了,笨蛋是義烏巫醫!
  
  16
  我把下了兩斤春藥的昏睡紅茶放在了手辦的桌上,正美滋滋地等著手辦訊問,威懾,舉證,炮灰反駁,我異議あり,全員皆大歡喜的結局。
  但實際上,手辦在我把紅茶放下後,就給炮灰使了個眼色。
  「我上場戰鬥傷了前列腺,先回去休息了。」
  炮灰奪門而出。
  我回頭等著手辦下一步指示,發現他一口乾了紅茶。
  「咔噠。」
  此時此刻,我與手辦,孤男寡男,門被反鎖,風雲變色。
  
  17
  你們最期待的場面出現了。
  沒錯,我現在和手辦兩人赤身裸體的躺在床上,進行了友好的貼身會面。
  當然,其實什麼事都沒發生,因為手辦膈應這是別人的JJ。
  就在我以為此事會這麼揭過的時候,新的風暴已經出現。
  手辦思量了一下,目前的情況有點複雜,他中了春藥,但除了他未來長出的JJ,他只能接受我的JJ。
  相信細心的讀者還記得,我的JJ盤在手辦腰間。
  這是什麼意思?難道他要還我JJ?難不成其實我也可以當捅主任?
  手辦說他打算先將就裝上我的JJ按摩我的前列腺,實在是情勢所逼,迫不得已,我差點就被他正直的表情騙過去了。
  我的菊花膈應任何人的JJ,謝謝。
  
  18
  睡了一晚後,我和手辦的關係就這麼公開了。
  八卦傳播的速度如此之快,我希望還有人記得我們是在生存遊戲中。

  -----
  作者的話:
  雖然我也很想寫點什麼,但我發現,cpy在這種jj可拆卸的無厘頭小說裡是一件非常危險的事。
  
  具體案例一:
  A:我,我……想要你……
  B邪魅一笑:想要就自己拿。
  A在臍橙過程中,扶著B的唧唧坐下去的時候,手一抖,唧唧被拔下來了。
  A:……
  B:……
  
  具體案例二:
  A與B正在老漢推車。
  A:不要,太用力……啊,慢……慢點……
  B:是嗎?
  B假裝拔出自己的唧唧,沒想到A伸出手握住唧唧要往自己身體裡推。
  人雞分離。
  A:……
  B:……
  
  具體案例三:
  A與B採取了非常保守的傳教士體位。
  終於順利的臨近終點。
  A:要,要射了……啊!
  B:等等我們一起射。
  B捏住了A的唧唧,沒有控制好力度。
  人雞情未了。
  A:……
  B:……
  A:先把柱子安上,讓我上完班吧。
  
  綜上可述,在這個世界裡,那個是一件多麼危險的事。


  19
  由於有JJ的人數越來越少,這場篩選開始臨近最終階段。
  這是我第一次看到手辦傷痕纍纍的模樣。
  我看著他的慘相,仔細一想,其實我也並不是很恨他,畢竟他除了一開始搶我的JJ,時不時打罵一下我,不把JJ還給我也沒什麼……
  等等,還是恨吧。
  手辦變成現在這個樣子,據說是因為有人想搶我的JJ,採取了有計畫有組織有紀律的偷襲,習慣單打獨鬥的手辦一不小心著了道,但好在最後時刻安全逃脫。
  這聽起來太奇妙了,讓我不得不懷疑炮灰這番說辭的真實性。
  畢竟在我看來,這聽起來跟一個肥宅在新垣結衣和紙片人老婆之間,選擇了高達一樣不可思議。
  「你不懂,男人的浪漫就是日高達。」炮灰反駁道。
  我能說什麼呢?祝你早日夢想成真吧。
  
  20
  說實話,他這麼誓死保衛我的JJ,我還是很感動的,不過現在條件苛刻,我也找不到另一具等身手辦可以給他更換零件。
  「不用擔心,我已經找到了。」
  我目瞪口呆地看到炮灰駕駛著拖車過來,貨箱裡是一條長達九米的鈦合金胳膊,炮灰拍拍自己胸脯:「不用太感動,畢竟手辦是我的老大。」
  不,我這不是感動的眼神,是懷疑你腦子有問題的眼神。
  仔細一看,從車上下來的炮灰褲腰帶不見了,鈦合金手臂粘有奇怪的白色液體,再結合他臉上舒爽的表情,難不成……
  他在奪取鈦合金手臂時,與暫時駐紮在東區的北區爽粉展開了激烈搏鬥,在搏鬥中褲腰帶被搶走,卻無能為力,好不容易抱著手臂回來時想起艱苦的鬥爭過程流下了眼淚,飽含感情的熱淚融化了手臂表面的白色塗層,可一想到現在可以拯救老大失去的斷臂了,臉上又展現出滿足的笑容。
  這麼一想,也不是不可能的事,畢竟手辦待他情深義重,兩人擁有上下級之間純潔深厚的革命情誼。
  我打算稍微尊重他一點。

  21
  近日出現了偷雞大盜,手辦找來我和炮灰思考應對措施。
  炮灰沉吟片刻:「不如發明一個防盜裝置,裝上後,人雞分離十米,自動爆炸,這樣如何?」
  我聽著他的建議,不知為何覺得下體一痛。
  幸好在炮灰著手新發明之前抓到了犯人,審問之下,對方坦白了自己家中還藏有JJ的事情,手辦在搜家過程中繳獲無數JJ,還在其臥室發現等身老婆一具。
  還沒等我提出共享老婆的提議,手辦當場開始暴力拆卸,更新自己身上損壞的零件。
  我算是看明白了,自古手辦相輕。
  
  22
  某一天,在臨睡前,手辦突然喊了我一聲,等我上前後二話不說把我褲子脫了,從腰間抽出JJ裝上,我想了半天也沒明白他為什麼還我,等到第二天發現街上少了許多人後,才驚覺:百日篩選結束了。
  當天下午收到了參與最終選拔的邀請函,剩下所有的人都集中在了北區的中心廣場,我在去的路上不停聽到有人說爽死了噫嗚嗚噫之類的怪話,細問之下才明白東區的頭領死了,群爽無首,分崩離析。
  一大勁敵突如其來的消失,令人唏噓不已,我看著剩下的小雞仔,回想起手辦的大王八,有了一種高處不勝寒的寂寞感。
  
  23
  第一場比賽是兩兩分組,進行最基礎的雞劍對決,我抽到的對手是手辦的粉絲,一上台鞠了個躬,嘴裡說著「為二刺猿獻出心臟」後就主動拋雞認輸。
  感覺怪怪的。
  第二場比賽所有人被分為兩個陣營,由1V1轉為NVN的混戰,打敗敵方陣營的人加兩分,助攻加一分,兩個小時後分數由高到低選出五十人,我跟在手辦後面渾水摸魚,順利晉級。
  第三場比賽智力競賽,二十道選擇題,十道填空題,五道搶答題,我彷彿回到了鑽研寶可夢大賽對戰配置的時刻。
  最終我通過抄襲學霸手辦的答案,堪堪壓到及格線上。
  等到三場比賽後,還留在廣場中心的人只剩了九個。
  最終比賽進入了白熱化。

  24
  最終戰是3V3V3,自行組隊,於是僥倖活下來的我和炮灰,手辦一組,分完組後我感覺褲襠突然變得空蕩蕩的,我心生不妙,拉開褲子看了看。
  果然!不見了!
  「這是這次比賽的內容。」手辦指了指出現在中間的九個黑盒子,「盒子裡是我們九個人的雞,獲勝條件就是摸到自己的雞,然後按照正確率進行組的排名,按照時間進行組內排名。」
  說明一下,這個比賽其實並不簡單,畢竟加強JJ以後外形也會發生變化,有些人甚至直接更換了強力JJ,因此要辨認出自己的JJ其實並不容易。
  但是我完全沒有加強過,沒想到居然在最終關竟然還成了有利條件。
  對面的六人面色都不太好,想想也是,一路過五關斬六將活到最後的人,就算沒有換過JJ,肯定也產生了外形的變化,誰會沒事記憶自己的新JJ形狀呢?
  隨後進行了摸雞抽籤,結果我第二個,炮灰第五個,手辦第六個。
  頭一個上前的人看起來特別緊張,光是摸第一個黑盒子就摸了長達半個小時,炮灰懷疑他根本不是在猜雞,而是品雞。
  炮灰記住了第一位選手摸的時間特別久的幾個盒子號碼,讓我去的時候留心一下。
  他在盒子之間徘徊,選擇了第八個。
  接下來是我了,我先是快准狠地把所有JJ摸了一遍,確認了一號選手應該是個基佬,他那重點關注的幾個盒子裡的JJ都只有一個共性:特別大。
  我打算迷惑一下其他兩組的人,因此刻意多猶豫了一會兒,最後露出艱難抉擇的表情抱走了第七個箱子。
  很快九個人的挑選結束了。
  箱子按照組的順序放在了地上,打開箱子後,每個人的表情都精彩紛呈。
  本隊:我對了,手辦對了,炮灰錯了。
  A隊:一個對的。
  B隊:一個對的。
  最終比賽結束的有點快,比著友誼第一,炮灰第二的精神,我獲得了第三名。
  根據生存遊戲最後的獎勵,前三名都是可以許願的,只不過效力不同,名次越高效力越大,我想著手辦大概會許願自己長出JJ吧,那我該許什麼呢?
  
  25
  這場奇怪的生存遊戲終於落下了帷幕,隨著一道閃光,我們回到了現實世界,準確的說,是回到了進入了生存遊戲之前的那一時刻,我躺在床上,手辦放在我的床邊,我剛想和他說些話,卻發現了不對勁。
  我喊他的名字,他完全沒有反應,這讓我想到了剛開始把他買回來的時候,我懷疑他可能不是手辦,於是脫下了他的褲子……
  果然,有唧唧!
  是他了!
  所以……手辦回到現實之後,就是一個手辦嗎?
  明明這一切和去往生存遊戲之前一樣,不知為何,我腦海裡不斷浮現出手辦的生動的模樣,再看看面前這個一動不動的傢伙,心中有些說不清道不明的壓抑。
  我總覺得,事情不該是這樣的走向。

  26
  炮灰順手上來串門,帶著他許願來的新女朋友高達。
  「啊?老大變回手辦了!」他瞪大了雙眼,「等下,我們就沒一點辦法嗎?」
  我悶悶不樂地看著他。
  炮灰左思右想,上前拍拍我的肩:「往好點想,這是一篇弱智無厘頭小說,怎麼可能會有這麼悲傷的結局嘛!肯定有什麼解決方法讓老大活過來的。」
  他這麼一說,好像也挺有道理的,我打算再等一段時間,或許真的有奇蹟發生。
  炮灰看我的情緒恢復了,摟著高達慫恿道:「要不你趁著現在去把老大的JJ給卸載了?以後他活過來你不用受難,沒活過來你也能快樂。」
  太喪心病狂了!但是炮灰說的話感覺還挺有道理的。
  
  27
  又是一個七天,照理來說該是手辦的回魂夜了,我輾轉反側,終於覺得保衛菊花重要,以後的上下位的成敗在此一決,我還是先下手卸雞為強。
  我蹲在地上盯著他露出的JJ,淫笑著伸出了手。
  「你在幹嘛?」
  ?!
  我唰的抬起頭,手辦卻按下了我的頭頂,扶著他的唧唧塞進了我的嘴巴裡。
  嗚嗚嗚!看起來挺大的沒想到現在更大了!
  「既然你這麼想吃這個,我就成全你吧。」
  靠北哦!
  然後我被活過來的手辦帶上床幹了個爽。
  
  28
  好吧,我稍微再多說幾句吧。
  關於手辦為什麼會活過來這件事……其實當初在許願的時候,我因為覺得沒什麼想要的,所以當時說了七天後再許願這句話,沒想到居然真的可以延期許願。
  後來啊,當我再一次聽到讓我許願的問話時,腦子轉都不轉就脫口而出讓手辦變成真人。
  手辦得知了來龍去脈了,熱淚盈眶地要以身相許來報恩。
  「別說了,我知道你很感動。」手辦不容拒絕地摀住我的嘴,「我已經發完喜帖了,你爸媽也同意了,明天去領證,後天就結婚。」
  身為一個阿宅的我,擁有真實的二次元老婆不知道是喜是憂。
  我一邊被手辦捅屁股,一邊思考這個哲學問題。



  -全文完-

 畫餅俠

Comment

-  

果然是我到底看了什麼哈哈哈哈哈
但作者腦洞意外很戳我電波~~~

2018/03/19 (Mon) 01:17 | EDIT | REPLY |  

小矮人  

我喜歡這文 哈哈哈哈哈哈

2018/03/22 (Thu) 19:03 | EDIT | REPLY |  

Add your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