腐心蝕骨

偶爾放置逼欸樓小說

意外 by 桃之幺

深情強勢成熟攻VS深情堅忍強受,攻受互寵,溫馨清水,糖餅微虐,懸疑推理,極短篇,睡前讀物。


短小精幹,構圖飽滿,意外之喜。

PS.雖然我有標攻受,但其實作者標互攻(一臉懵)


文案:
若相遇是場意外,
相守則需要堅持。

主角身心只有彼此,1v1,其實是甜文,HE。


內容標籤:懸疑推理
搜索關鍵字:主角:邵鋒,方睿┃配角:……┃其它:強強







  大年三十,一場意外卻突如其來地降臨了。
  
  A市最大的購物商場的一個垂直電梯突然卡在了半空,整個電梯的人都被困住了。
  
  頭頂的燈明明滅滅,伴隨著尖叫聲,終於徹底熄滅了。
  
  黑暗中的大家頓時都茫然失措了起來,有人抱怨,還有人已經開始害怕了起來。
  
  「我們……不會掉下去吧?」
  
  這個問題誰都不知道答案,在眾人還是胡思亂想之時,一道沉穩的聲音打破了這份恐慌。
  
  「有人嗎?我們被困住了。」手電筒的光照亮了面板,眾人就見骨節分明的修長手指按下了警報器。
  
  但很遺憾的是回應他們的只有絲絲拉拉的電流聲。
  
  「我、我們是出不去了嗎?」一個女孩子聲音顫巍巍的。
  
  聲音的主人再次出聲安撫了他們:「不用擔心,外面肯定有人等電梯,如果電梯停住了會有人報物業的。」
  
  這句話暫時安撫住了開始慌亂的人們。
  
  有人開始吹起了牛皮:「我就說不會有事的。」說罷還掏出手機打算發朋友圈,但電梯裡信號並不好他們又是卡在了半途,很快手機就在他們的注視下從微弱的信號徹底變成了無服務。
  
  都是萍水相逢的人,太過封閉的環境就連相識的人講話都有了忌諱。
  
  電梯裡一共十個人 。
  
  一對打扮入時的小情侶緊擁著,男孩在安撫他的女朋友。一個嘻哈風的女生嚼著口香糖在黑暗中玩著自拍。一個掛著金鏈子的男人,就是那個剛剛吹完牛皮的男人。還有發抖的秀麗的長髮女孩,已經因為腿軟蹲在了地上,她的隔壁是個帶眼鏡的女高中生席地而坐此刻正用手機背著英語單詞。還有一個看起來很高壯的男人,看起來體力很好,這個天氣還穿著單衣露出了裡面的半件背心。另外還有一對老人相互攙扶著彼此。
  
  最後還剩下說話的這個男人,聲音低沉,讓人覺得莫明地可靠,他手上拿著小手電筒並沒有照在自己臉上,其他人也只隱約見其有雙有神的鷹眸。
  
  之前的那個女孩子啜泣了一聲:「我們會不會就這樣死在這裡。」
  
  掛金鏈子的男人「呿」了一聲,「大過年的說什麼喪氣話?」
  
  「不會的。」男人開口,「大家背靠著電梯,手握扶手,如果有震盪屈膝墊腳保護好自己。」
  
  看女孩情緒不大對,他輕笑了一聲:「能被困在一起也算是緣分,等救援的時候不如聊個天?」
  
  聊天?
  
  眾人面面相覷。
  
  高中女生抬頭看了他一眼,率先道:「張靜宜,A中高三一班的學生。」
  
  跟著她,大家也都乾巴巴地做了自我介紹,緊接著男人也自我介紹了,「邵鋒,保安。」
  
  金鏈男人發出來不屑的笑聲。
  
  「你呢?」邵鋒不以為意,看向那個高壯的男人,男人看了他一眼:「何奇,公司職員。」
  
  「我是真不想死。」沉默片刻後邵鋒仰頭歎息道,「我愛人的父母剛剛鬆口同意我們在一起,這樣死我不甘心。」
  
  「為什麼之前不同意你們?」嘻哈女生吹出了一個小氣泡,「啪」的一聲又爆裂了。
  
  這個爆裂聲在平日裡可能會惹人厭煩,可在黑暗中卻猶如一線生機,讓人忍不住想多聽幾次。
  
  「我父母也不同意我和我男朋友在一起。」那個文弱的女孩也停止了顫抖,加入了進來,「其實我男朋友家也不太同意,他家庭條件好,我爸媽覺得我嫁過去會受欺負。」
  
  「無聊的擔心。」嘻哈女生嗤笑了一聲,「難不成你嫁給條件不如你的家庭就一定不會受欺負?」
  
  「這……」女孩似乎從未忤逆過父母,這個角度卻是她從未想過的。
  
  「如果對方不欺負你只是因為你家庭的原因,這樣的人你還不如不嫁。」小情侶中的那個女孩也插話道,「你嫁給他,他也不會尊重你的。」
  
  她的男朋友也跟著趕緊點頭,惹來了女朋友的一記粉拳。
  
  「姑娘,是這個理。」老太太聲音略顯蒼老,卻很熱心,「父母是為你好,但他們只能看到大方面。這個人怎麼樣,值不值得,關鍵還是要看你。」
  
  「嗯,我會好好想想的。」
  
  女孩抱緊了懷中的袋子,那是她原本打算送給男朋友的分手禮物。
  
  金鏈子男人也難得給了個好臉色,「這都什麼年代了,小姑娘家家的心思不要這麼重。」
  
  「嗯,謝謝謝謝。」女孩連聲感謝道。
  
  「那你呢?」嘻哈女孩不知道為什麼特別好奇邵鋒的事,總覺得他身上有很多故事。
  
  「我跟我愛人認識得很早,算是不打不相識,中間也分分合合好幾次,最後到底還是捨不得。」邵鋒回想那段時光,心底仍有著酸楚。
  
  「通常分分合合總有一方有問題。」嘻哈女孩打破砂鍋問到底,「究竟你們誰作?」
  
  「算是我吧。」邵鋒笑道,「我天然彎,可他不是。我不想拖累他,他也妥協過,但最後還是失敗了。」
  
  他們的每一次分手都像是兩場自虐。
  
  最後一次分手是在兩年前,兩個人誰都不捨得先收拾東西,還是邵鋒用加班想補眠這樣的理由逼著對方先收的東西。
  
  那人出門前緊緊地抱著他說,「對自己好一點。」
  
  邵鋒想,最好的他已經拱手相讓了,他還怎麼對自己好?
  
  哭不適合邵鋒,他那天晚上幾乎喝空了酒櫃裡的酒。
  
  一瓶又一瓶,很多時男人出差從世界各地收羅來的。
  
  喝酒的時候,他總也忍不住想像在異國空間裡的男人是怎麼挑的酒。他的工作性質讓他沒辦法陪他一起出差,但那時候兩人總說,等老了的時候,一起去玩,去男人一個人走過的每一個城市。
  
  空瓶子倒了一地,邵鋒癱坐在地板上倚著沙發腿看著天花板。
  
  透明的液體就這樣毫無預兆地從眼角淌了出來。
  
  從不打不相識的初遇,到輾轉反側的動心,再到欣喜若狂的親吻……
  
  校園裡的小心翼翼,工作後的相知相偕。分別時的思念忐忑,重逢時的如膠似漆。分手時的心如刀割,和好時的喜悅心酸。
  
  邵鋒看著手上的戒痕,戒指被他藏了起來。
  
  第一次分手的時候,男人向他要回了戒指,後來再次相遇時,邵鋒才發覺男人將那兩個戒指戴在了一起,就像兩個人從未分開一樣。
  
  可這一次的分手,邵鋒說下定了決心。戒指他不會給出去的,他也就剩下這麼一個念想了。
  
  他可以不在乎自己的前途,可男人的前途和家庭呢?
  
  那時,男人的母親心臟剛做了手術,他卻只敢以好兄弟的名義去探病。
  
  最後就連病房他也沒敢進去,因為開門的一瞬間他聽見老人家用虛弱的聲音跟男人說,想看他結婚生子。
  
  在最早兩人還是少年不知愁時,男人也說過,萬一以後跟邵鋒分手了,他也不會再跟別的男生交往的。
  
  找個喜歡他的女孩子,問問她介不介意他愛過一個男孩子,要是不介意,說不定這樣也是一輩子。
  
  醉酒的邵鋒並不知道,男人跟他用一樣的姿勢坐在門口。
  
  邵鋒瞭解他自己,男人也同樣瞭解他。
  
  他們住的房子是還在讀書時就租下的,哪怕後來他們有足夠的錢租更好的地方,他們也沒捨得換,因為裡面實在有太多的回憶了。
  
  男人頭倚在門板上,喃喃道:「傻子,不知道隔音不好嗎?」
  
  門裡的人喝著酒,門外的人聽著酒瓶滾落和壓抑的哽咽聲,就這樣一夜到了天明。
  
  那個房子邵鋒還是退租了,光搬家他就花了一個星期。
  
  每一個角落他都收拾到了,就連很久很久以前他們傻裡傻氣刻在床頭的名字,都被他都找到了。
  
  那個都快被他們磨平花紋的鑰匙還是還給了房東。
  
  拆遷的那一天,邵鋒去了。
  
  看見爆破的那一個瞬間,邵鋒的心也空了一塊。
  
  他不知道的是,他在看著房子,有人坐在車裡貪婪地看著他。
  
  「那你們每次都怎麼和好的?」直髮少女好奇道。
  
  邵鋒收回了思緒,想了想,「和好嗎?其實都是由頭,還是因為捨不得。不過,最後一次倒是因為一場意外。」
  
  那是一場重大的會議,那時距離他們分手已經過了大半年。邵鋒負責會場的安全保衛,當會議已經開始時,他卻收到了通知。
  
  一個身上攜帶炸藥的危險分子可能潛入了會場。
  
  邵鋒收到情報後,快速地對參會人員再次進行排查。
  
  「邵隊,A區第二排六座、C區十二排一座、G區第五排十三座。」
  
  「收到。」
  
  邵鋒收了線,在監控室調取這幾個區域的監控。
  
  跟他一起看監控的隊友說:「邵隊,A區第二排這個人比較符合我們收到的情報。」
  
  沒有聽到他回話的隊員有些奇怪,就見邵鋒死死地盯著螢幕。
  
  那人怎麼會在這裡?!
  
  出這個任務時,邵鋒不是沒想過這個場合男人會來。但是這半年他根本連想都不敢想,就怕想下去,他會控制不住自己。
  
  「邵隊?」
  
  邵鋒回過神,對著通訊器啞聲道:「A區二排六座,一級戒備,嫌疑人身上可能帶有大量炸藥。情報顯示,爆破的時間點很可能會選在最後的頒獎儀式上。」
  
  部署下去後,邵鋒直接去了會場。
  
  緊接著就是上半場休息,嫌疑人似乎想去洗手間就被邵鋒擋住了去路。
  
  「方睿。」邵鋒叫著男人的名字。
  
  方睿吃驚地看著他,「你怎麼在這裡?」
  
  「分手了,連見都不想見了?」邵鋒手揣著口袋,漫不經心道。
  
  這句話說出來,邵鋒心底也忍不住一酸。
  
  分手。
  
  是啊,他們已經分手了。
  
  嫌疑人的位置剛好在方睿的隔壁,聽到這樣的對話忍不住多看了他們幾眼。
  
  方睿抿了抿唇,沒說話,只是眼底湧上了些許難過。
  
  他沒有想過,有一天他們會有這樣的對話。
  
  天知道他做夢都想見邵鋒,可惜,他們分手了。就連夢,邵鋒也不常來。
  
  兩人就這樣看著彼此。
  
  眼見著會議要重新開始了,邵鋒一哂,「算了,我看你過得好就行了。」
  
  方睿一把拉住邵鋒的手臂,「我跟家裡說,你別走。」
  
  邵鋒心底一顫,他聽見那麼驕傲的男人反復地說著,「你別走,別走好不好?」
  
  嫌疑人看戲看完了,又見主持人似乎要宣佈會議開始了,恨恨地跺了跺腳。
  
  邵鋒餘光看他快速地跑向衛生間,低頭掃向他因為緊張喝光的兩大瓶礦泉水,眉頭微蹙。
  
  避過方睿低聲對著耳麥說道:「抓人,他身上沒有炸藥,但是應該有引爆器,務必不能讓引爆器引爆。」
  
  方睿似乎發覺事情不對,不安道:「寶寶……」
  
  邵鋒重重地捏了捏他的手心,「大寶寶……照顧好自己。」
  
  他想,能再聽一次,再叫一次寶寶他也此生無憾了。
  
  他們兩個五大三粗的大男人,卻偏生對這個昵稱格外的堅持。
  
  念出來的那一瞬間,就像唇齒間都吃了蜜糖一樣。
  
  邵鋒的手摸了摸嫌疑人坐過的坐包底下,發現了一個利器劃過的口子。
  
  撕開坐包布,就看見了裡面默默倒計時的定時炸彈。
  
  在方睿沒有看清之前猛地蓋了回去,邵鋒當機立斷地直接卸下了整個坐包,抱著坐包小心翼翼地往外走。
  
  他穿過人群越走越快,沒有留意到覺得事情不對的方睿也跟了出來。
  
  「排爆小組!定時炸彈,倒計時還有……四十五秒。」
  
  拆是來不及了。
  
  但是邵鋒必須確保四十五秒內將定時炸彈送到安全領域內,確保不會波及會場。
  
  「邵隊!往北側!北側有露天游泳池!附近沒有人!」
  
  穿越人群後的邵鋒用盡全力狂奔了起來。
  
  他腦子裡只有一個念頭——他要保證整個會場人的安全,他要保證方睿的安全。
  
  看到游泳池的瞬間,邵鋒用盡全力把炸彈拋了出去。他想,如果他還能活著回去,他就死皮賴臉賴著方睿,賴到方睿趕自己為止。
  
  「邵隊!!!方哥在跟著你!」在炸彈入水的瞬間,邵鋒聽見了耳麥裡焦急的呼喚。
  
  什……麼?!
  
  邵鋒猛地回頭,也不知道哪裡來的力氣拽著方睿往回跑了幾步。在炸彈在水面上爆破的瞬間,他撲倒了方睿用手掌按住了他的耳朵。
  
  巨大的爆炸聲後,邵鋒是在醫院醒來的。
  
  護士小姐很無奈地說:「你們可以分開了嗎?這樣我們沒法檢查你們的傷勢。」
  
  邵鋒呆愣地看著眼前眉頭緊鎖還處於昏迷的男人,男人的手正緊緊地扣在他的背上。
  
  「分……不開了。」
  
  邵鋒啞聲笑著,幾乎笑出了眼淚,緊緊地摟著方睿。
  
  嗯,他們分不開了。
  
  這樣的驚心動魄邵鋒並沒有打算分享,只是簡單地說著:「一次安保事故,我們離死亡很近。死神即將降臨地時候,你才會發現其實其他都不重要了,最後自然而然也就和好了。」
  
  「那你們現在呢?房子租回來沒?」
  
  邵鋒搖搖頭,「那個房子拆遷了,我們後來一起買了房,兩個人的名字,一起付首付還月供。」
  
  其實以方睿的經濟實力,他完全可以直接全款買下那套公寓,但是邵鋒不肯,他說,「這是我和你的家。」
  
  「比我跟我家婆娘還曲折。」金鏈男人撇了撇嘴。
  
  就連那對老夫婦都有些動容,「都是好孩子啊,好好過日子。」
  
  「嗯,其實也是我以前想極端了,我總覺得他要是走正常的人生會更幸福。可是,我都說服不了我自己去找另一個人談戀愛,他就能說服自己結婚生子?我想讓他好好的,可如果不快樂,又怎麼能算得上好好的?」
  
  等金鏈子講完他和他老婆的故事後,邵鋒視線落在一直沉默沒有吭聲的何奇身上,「你呢?」
  
  「我?」何奇撓了撓頭,「比起你們的故事,我這個就連故事都算不上。」
  
  「說來聽聽?」
  
  「也沒什麼。」男人憨憨的,但是他的故事顯然就更加羅曼蒂克。
  
  這是個窮小子變鳳凰的故事,他在的那家公司老闆的千金喜歡上了他,最後也是突破萬難在了一起。
  
  「誒,那你們不跟我們一樣?也都是初戀。」
  
  何奇嘿嘿笑著:「那倒沒那麼浪漫,我初戀很小的時候是村裡鄰家的妹妹。」
  
  「青梅竹馬,估計現在也挺漂亮的吧?」邵鋒靠著電梯壁,忍不住想起第一次見到方睿的樣子。
  
  那人帶著一副好學生才會帶的眼鏡,卻沒想到意外地能打。
  
  那天天氣很好,邵鋒現在都記得。他本來是他哥們請來的外援,蹲在牆頭想要暗算對方的,卻沒想到被方睿看了一眼,暈乎乎地就投降了。
  
  當當年打架的人都長大了,大家聚會時還忍不住說,「邵鋒這小子打小就猴精猴精的,你看他,打一架還賺了個對象。」
  
  「還可以還可以。」何奇露出了一口大白牙。
  
  「嘿!」金鏈子踢了踢他,「你小子別吃著碗裡的還想著鍋裡的。」
  
  金鏈子話音剛落,電梯就突然動了起來。
  
  之前一直沒能接通的電話也接通了,「聽得到嗎?你們還好嗎?我們正在搶修電梯,很快就能——」
  
  晃晃悠悠的電梯在劇烈震動後又停住了。
  
  電梯裡的人都叫了起來。
  
  「怎麼回事?」
  
  「先生,不好意思,電梯又卡住了,稍安勿躁……」後面的聲音斷斷續續模模糊糊的。
  
  「老伴?老伴?」這是角落傳來老夫婦中丈夫焦急的聲音。
  
  邵鋒暗罵了一聲,「都散開,別圍著阿姨。」
  
  「小夥子,我老伴她、她心臟不好。」老爺爺磕磕絆絆道,連聲音都抖了起來。
  
  這個時候老太太擺了擺手,「我、我沒事。」
  
  邵鋒四下打量了一下,耳朵貼著門聽著氣流聲。
  
  他蹲下身子檢查老太太的狀況,安撫著她:「阿姨,我能讓您出去,您再撐一會兒。」
  
  「……好。」
  
  邵鋒讓他們讓開地方,嘴上咬著小手電筒,踩著手扶的地方用手撐住了電梯頂端兩側,用頭頂開了安全門。
  
  「大兄弟,你行不行?」金鏈子有些害怕,他知道安全門不能隨便亂爬,一招不慎可能邵鋒自己的命就搭進去了。
  
  邵鋒低頭沖他們點了點頭。
  
  將安全門完全打開後,邵鋒將手電筒拿在手上,沖著何奇笑了笑,「你能不能支撐我一下?五分鐘就好。」
  
  何奇夠高,邵鋒手撐著電梯壁,腳直接從扶手上踩在了何奇的肩上。
  
  金鏈子算著時間,他本以為邵鋒會無功而返,沒想到頭頂傾斜下來外面的光。
  
  邵鋒又踩回了扶手落在了地上,「我們卡在了二三樓的中間,再等等,會有專業的救援隊救我們出去的。現在應該有信號了,有電話的幫忙打個120。」
  
  金鏈子佩服邵峰,可卻又忍不住不抬杠:「你自己沒帶電話嗎?」
  
  「嗨,我本來今天是要跟我愛人回去見他父母的,這不臨時加班,一著急手機就沒帶嗎。」
  
  果然不出邵峰所料,很快專業的救援隊恢復了通話。
  
  邵峰把電梯內的情況跟他們說了之後,電梯勉強再上行了一小段,內外合力把電梯門撬了開來。
  
  「抱歉,先生你們看能不能爬出來?」
  
  邵峰打量了一下這個高度,他們年輕人有個支撐點爬過去沒問題,可老人家怎麼辦?
  
  「大兄弟再麻煩你一下,你把阿姨和叔叔送出去,我撐著你。」邵峰和何奇打著商量。
  
  「我?」
  
  邵峰點頭,「你踩我腿上,我不會讓你有事的。」
  
  何奇照做,踩在邵鋒紮的馬步上,邵鋒手扶著他的腰摸了一把,見他回頭笑了笑。
  
  金鏈子看在眼裡,撇了撇嘴,還是沒說什麼。
  
  萍水相逢而已,他就當聽個故事。
  
  至於是不是真的情比金堅,這都什麼年代了,誰還當個真?
  
  接二連三的,邵鋒把所有人都送了出去。
  
  最後電梯裡就剩下他和何奇兩個人。
  
  「我先出?然後我拉你上去。」
  
  「行。」
  
  邵鋒雙手扳著電梯外的地板,一個施力再一個旋身就把自己成功地送出了電梯外。
  
  金鏈子吹了個響亮的口哨,雖然他看不上邵鋒對何奇的曖昧,可邵鋒這身手確實沒得說,當個保安大材小用了。
  
  邵鋒沒有離開電梯口,而是對何奇伸出了手,「我拉你出來。」
  
  當何奇也平安出電梯時,除了已經被醫生和兒子接走了的老夫婦,其餘人都等在電梯門口,見此心裡才算是鬆了一口氣。
  
  相識一笑,共患難的幾個人也終於看清了彼此的模樣。
  
  彼此握了握手,但在邵鋒和何奇握手的時候,金鏈子沒忍住還是多看了一眼。
  
  出乎他們所有人意料的是,邵鋒臉上一直掛著的笑淡了下去,在握手的瞬間,一個手銬也銬上了何奇。
  
  何奇左手猛地摸向腰間,抽出腰間的槍對著邵鋒。
  
  邵鋒不躲不閃:「何奇,你這是著急見你的青梅竹馬嗎?不怕被你藏在牆裡的老婆做鬼也不會放過你們倆嗎?」
  
  他從口袋裡摸出了一個黑黑的匣子,滿意地看見何奇一臉的絕望。
  
  那是邵鋒從何奇腰上的手槍中無聲無息卸下來的。
  
  一直埋伏的同事沖上來把何奇的槍繳了,雙手反扭帶上手銬。
  
  邵鋒拿出口袋裡的微型對講機,「何奇已經被逮捕,完畢。」
  
  「邵隊,何奇的情婦何玲芳已被逮捕。」邵鋒剛想切斷通話,就聽見下屬支支吾吾道:「邵隊!那個……方哥找你。」
  
  「你、你就跟他說我在辦公室,讓他去辦公室找我。」
  
  「邵隊,人也抓了,案子也破了。你今天就跟方哥回家過年吧。」
  
  這不是回不回家過年的問題,這要是知道自己大年三十冒了個險……
  
  雖然電梯出故障是他意料之外的,本來他是跟著何奇下電梯的,沒想到會出現這樣的意外。
  
  不過邵鋒確實刻意在借由聊天的機會讓何奇放鬆警惕,他不能讓持有手槍的何奇產生警惕心,從而拉著這一電梯的人作為人質。
  
  但……如果被方睿知道了,邵鋒完全不敢想像他的臉色。
  
  可顯然,已經晚了。
  
  他聽見了男人的聲音從身後傳來,「怎麼?大過年的不呆辦公室跑來這裡玩命?」
  
  邵鋒趕緊轉頭,剛想說幾句好話,就落入了一個被嚇得冰冷的擁抱裡。
  
  男人狠狠地摟著他,下巴抵在他的肩頭,聲音還發著抖,「你……你真是要嚇死我了。」
  
  「沒事了沒事了。」邵鋒回摟著他,輕聲哄道:「我這不是沒事了嗎?」
  
  等到兩人情緒都平復下來,方睿捏著邵鋒的手再不肯放,「跟我回家過年。」
  
  邵鋒明白他的心意,可有些事情他們不能太任性:「等明天的吧,大年三十的,讓叔叔阿姨好好吃頓團圓飯。」
  
  方睿挑了挑眉,「少了你,算團圓嗎?」
  
  看邵鋒糾結的小模樣,方睿樂了,「你又不是沒見過我爸媽。」
  
  「我那次根本就沒打上照面啊。」英勇神武的邵警官一提見家長,瞬間就慫成了小鵪鶉。
  
  「可你剛剛不是見到了嗎?」
  
  什……什麼?!
  
  「醫生說我媽沒事了,連醫院都沒去就回家了。」方睿心有餘悸道:「我聽我爸媽的描述就知道是你,所以折了回來。」
  
  沒想到第一眼就看見自家愛人被人用槍抵著頭。
  
  金鏈子靠著牆看著從他面前走過的邵鋒,笑著搖頭,「有眼不識泰山,還真被你騙了。」
  
  「騙你什麼了?」邵鋒不明所以。
  
  「保安。」金鏈子提醒他。
  
  邵鋒笑了:「也不算騙吧,我的職責就是保護人民的安全。」
  
  ***
  
  「真好呀。」直髮的女孩看著遠遠地看著他們,扭頭看向終於不背單詞的女生,「記什麼呢?」
  
  女生黝黑的眼睛有了神采:「我想報考警校。」
  
  直髮女孩想,分手禮物就換成新年禮物吧。
  
  他們那麼不容易都還堅定地在一起,她要是還因為那些所謂的可能性就放棄她的愛情,豈不是太身在福中不知福了?
  
  ***
  
  零點的鐘聲已過,邵鋒剛咬下一口餃子,就被硬幣嗝了牙。
  
  方睿的父母對視了一眼,露出慈藹的笑容:「新的一年,全家人的福氣可都給小鋒了,好好收著。」
  
  「平平安安。」方睿握緊了邵鋒的手。
  


  —全文完—


 桃之幺

Comment

蝦蝦  

這文轉折有亮點!作者有用心的小短文<3
有趣值得一看www

2018/04/16 (Mon) 21:39 | EDIT | REPLY |  

Add your comment